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枷锁Chp.4

*嘛,这章比较麻烦,味音痴戏份比伊双还重
*所以就不标伊双了
————————————————————————

卢西安诺倚着墙,酒红的眼睛直视着费里西安诺。

“接受吧。”
他淡淡地开口道。

“是啊......卢西......”
费里西安诺抬起头看着面前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青年,眼泪开始无声地落下。

“总有一天,我们还是要拔刀相向的啊……”

亚瑟走进房间,先是惊讶地打量着卢西安诺,随后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

“成功了啊,我教你的。想不到,原来我和他原来真的不是世上最后一个可以使用的人呢……”

“是啊,成功了,卢西会帮我们的。”
费里西安诺迟疑了一下。

“但和我一样拥有同样血脉的哥哥,也能够使用的吧。”
他再次低下头。

“他的魔法老师,是叫阿尔弗雷德呢。”
卢西安诺坏笑着望向呆住了的亚瑟。

“怎样,不打算给我们讲一下你亲爱的弟弟的事,也当作是了解敌军吗?柯克兰先生?”

“可以哦。”
亚瑟从未料到自己的声音居然会如此平静。

———————————————————

“抱歉呢,亚瑟。”
金发蓝眼的青年抬起头,看着天空。

“我选择回去。”

亚瑟和阿尔弗雷并不是亲生兄弟,但他们都在孤儿院长大,情同手足。

仍记得小时候,这两人总是互相扶持着。

漆黑的小巷中,孩子小小的身躯被血覆盖着。

“来啊,还手啊!粗眉毛!”
较为壮健的孩子举着拳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亚瑟。

“怎么样?你不是很会治愈魔法的吗?全大陆最后一个会用魔法的人嘛,院长特别偏爱的那个嘛,为什么不自己治一下自己?”

说到底不也只是出于妒忌。

“绅士......才不会和你们一般见识……”
亚瑟捂着被打的淤青的左脸,不肯低头,却换来更重的一拳。

“哇哈哈哈哈哈还绅士呢,我看你根本就没半点能耐——”

“喂喂喂你们在干什么?几个人欺负一个人是不对的!”
那一刻,小巷口出现了另一个孩子的身影。

“Hero可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哦!”
那个背光的身影说。

就这样,阿尔弗雷德救下了他,接着两人成为好友。

其实那一霎那,亚瑟觉得自己遇到了天使。

虽说从那以后,以他的性格,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只不过,他一直铭记在心中。

“呜哇你受伤了啊!”
亚瑟慌张地对对方使用自己的治愈魔法,柔和的绿色光点从他掌心冒出,然后又缓缓渗入阿尔弗雷德的伤口。

“亚瑟你好厉害!”
面对孩子惊奇的目光,亚瑟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那个,我能感觉到,你身上也有魔力的存在哦,要不要试一下?”
他对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

“唔哇那真是太好了啦!”

自此,孤儿院图书馆内总能看见两个孩子一起坐着,眉毛较粗的孩子拿着手上借来的书,认真指导蓝眼睛的孩子,而后者,则会在前者被欺负时挺身而出。

不久后,大陆上最后可以使用魔法的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也被人所熟悉、称赞着。

若果阿尔弗雷德并不打算离开的话,这将会是一个近乎完美的故事。

可惜,这不是。

“所以,你想要回木国找生父母吗。”
心中充满了不舍,但他绝不轻易地表露出来。

或许是因为儿时所受的伤害,他一直都是这样,像刺猬一样包裹起自己,心中所想绝不会轻易展露出来。

“是呢……”

“你知道的吧,按照现在的局势。”

“嗯……一旦到了木国,就永远无法再回来了。”

“即便如此,你还是要离开吗?”
亚瑟握紧了拳头。

“我会尊重你的意见的。”

原本想要说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感觉得到的,那种情感早已超越手足。

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自己那别扭的性格。
到最后,我都没能挽留他,亦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意。

这就是阿尔弗雷德到木国的原因。

也是我们分开的原因。

原来,他选择寻根,也不会选择自己。
我在他心中,什么都不是。
我在他心中的地位,还比不过那素未谋面、抛弃他、只有称呼的父母。

就这样分别,不久后我们均被赏识,进宫当宫廷教师。

———————————————————

“可是后来,跟着国王出席两国交流大会,也会见到他的不是吗?”
费里西安诺重新抬起头,不解地问。

和自己最喜欢的人分离的痛苦,他很清楚。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哥哥那甚少展露出来的笑脸。

“是啊,可是那家伙也不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还要很热情地找我聊天,自然被我拒绝了。”
亚瑟无奈地低下头。

“喂喂喂笨蛋,你觉不觉得这就像是在说缠着你哥不放的你?”
卢西安诺不怀好意地笑着。

“Ve!卢恰你好坏!”
多亏了卢西安诺,费里西安诺重新提起精神。

谢谢了啦,卢西。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