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

愿望只有一个,希望那个人能再对我笑一次。

前阵子好不容易瘦了四公斤跟姬友们炫耀了一番,现在又胖回来了(哭

要相信自己,你永远是最好吃的。

【原创/潜水人士冒个泡】花夏

#差到不行的文笔
#第一次发原创
#感觉这个设定非常俗套呢……我国民间其实应该一大堆大同小异的
#最近没脑洞了混个更
#没tag可打
#不奢求有人看
#我真没潜水潜太久淹死
#冒泡……咕噜咕噜咕噜……


1.
你听过一个故事吗?
一个,关于人妖殊途的故事。
一个,很俗套的,女妖爱上了人类的故事。

那是个死寂的夜。
也是她灰飞烟灭前的最后一夜。
什么也没有。
甚至没有虫鸣,只有苍银的月光,犹如没有活物,唯独那小屋是例外。
“大祭司……那妖女该如何处置?”
“……此等妖怪会迷惑人心,将来必会乱世,还是及时除掉要好。”
信徒们屏住呼吸,等待祭司以命令宣告她的死亡。
“处以火刑。”

2.
“放弃抵抗吧。”
“只要你不伤害他。”
那是她行刑前最后说的话。
少女沐浴在烈火之中,火焰喰食着她的每一寸肌肤,那是锥心刺骨的疼痛。她无法挣脱,因为她已经被逼到绝路,只祈求逼害自己的人留自己的意中人一条活路。
哎呀……真是失算了呢……
这个绝色的艳丽女妖,本确实是打算魅惑几个男人乱世的,可是后来遇见了那个青年后,她可是真的决心改邪归正的哦?
毕竟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长得颇为俊俏的书生居然不被她所吸引啊……没想到出于好奇而接近那个面容清秀的书生后,自己竟然却动了真情,还妄想与他共渡余生。
还真是被冲昏头脑了呢……人妖殊途不是必然的吗……
那个人呢……那个人有来看吗……
她吃力的尝试把目光投向火焰的另一端,朦胧中仿佛看见有谁哭着,崩毁地大叫她的名字。
真是个傻瓜啊……不过能遇见这么个傻瓜……也无悔了吧……
这样啊……谢谢你……
熊熊烈火之中,少女满足地闭上了眼。她的轮廓变得模糊,化作光点,消散在风中。

3.
她离开了,在那烈火之中消逝了,连同他的心,一同变得支离破碎。
她并没有留给他什么特别的信物,一切就像不曾发生,然而他怎会忘掉一切。
于他,一切都仿佛只是昨天,与她的相遇,相知,相恋。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然而却显得如此虚无缥缈。
记忆会随时光流逝而忘却,感情亦如是,当初失去爱人的悲痛如今亦已淡化。这是无可奈何,纵然如此,他不愿意亦曾忘记过她。
在火刑的那天,自己大喊的话,她听见没有了呢?
他忽然想起了她说过的话。

“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哦,明年初夏的时候,大概就开花了吧……”
当自己好不容易找到她时,那个人曾用沾着泥巴的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刘海凌乱地被汗水黏在了额前,脸上挂着好看的笑容,高兴地对他说。

现在正是初夏。

4.
书生喘着粗气,匆匆忙忙地来到了这后山,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
鲜花遍地盛开。
在随风摇曳的鲜花中,他仿佛听到了那个人柔和好听的声线,还有她模糊的,朝思暮想着希望再看一次的轮廓。
他奋力地伸出手想要拥紧她,然而双手却直接穿过了她,她笑着对他摇了摇头。
这只是我残留的执念罢了,你碰不到我的。
那个时候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哦,我亲爱的傻瓜。

我也爱你啊。

5.
“啊呀,真的十分对不起,这种类型的故事不仅常见,还非常沉闷呢……”
说书人笑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嗯?你问那个书生怎么了?嘘,只告诉你的哦。
他啊,成为了一个说书人,到处给别人讲故事,但这个不称职的说书人呢,永远都只有一个故事可以讲。

那就是,一个俗套的,名为花夏的故事。
end

我到底是怎么苟的……
从别人家瓢来的80级大公老早就死了……
自己的80级nobu也一样……
好吧反正最后就死剩这两个了……
所以说我是怎么苟的啊qwq
太不可置信了qwq
还以为要翻车qwq
靠蓝卡输出qwq


不过我好像因此而找到了新玩法【笑】

你们变了🌚
你们都不爱我了🌚
你们不是我的小天使了🌚
还是汪酱好🌚

#此为台服帐

终于给了你六星,也是第一个,或许这就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吧,而且我的目标是把小黑小白小小白也升六,那天若是到了,大概便是我幸福删游之时了吧。

感谢你qwq

感谢这位小天使给我的生贺文qwq
@Perquisire 

好看死了,就是有点虐qwq

啊呸,是超虐qwq

(虽说我喜欢刀子啦qwq)

最后我想说一句:小天使你最好啦——qwq

大约过几天就删的了,占tag抱歉qwq


我只是太高兴了qwq

【黑白童子】寒梅香

*设定为已经完成鬼使工作转世后的事

孩提时代的八月总能令他感到眷恋,哪怕黑暗,寒冷,孤独。就如被困在了漆黑而永无晨光的迷宫之中。

对他来说,他就如那夜空中唯一的明星。指引他,给他希望,然而却远在天边,他亦不可肆意把他篡在手心。

不,更准确来说,于他,他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

风起,此时的梅,虽不及于寒冬时盛开的梅好看,小小的,幼嫩的花苞还结着一层薄薄的霜,那人却对此情有独钟。于此与他并肩坐着,偶尔靠在他肩上,可以就这样静静的度过一整天。

其实那人有一个小小的秘密。
他希望能这样与他过上一辈子,却从未告诉过他。

但这个小小的秘密,藏在心中,回想起来却又温暖的不像话。

起风了。

“黑……会染上风寒的。”
“白,我不想回去。”
见他主意已决,他不打算阻挠。
“我知道了,我陪你吧。”
他轻坐在他旁边,眼中充满笑意。
“怎么可以,你会——”
“我怎可抛下你。”
见他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他自知拗不过,乖乖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下山。
“那,永远不要抛下可好?”
他轻轻挑起那人的一缕发丝,上面还带着淡淡梅花香,坏笑起来,那人一怔,并没回首,耳尖却微微泛红。
“好啊……”
紧握着的手是温暖的。

可惜后来,他终究是晚了一步。

“呐,黑啊,你的那个朋友……看上去还不错嘛……带来给我玩玩啊?”
其实他反抗过。

不低头,换来的是被驱出此地。

也罢,他并不在意,反正有家和无家,对他来说亦相差无几。倒不如说,无家,更为自由,亦不用挨骂挨打。

唯一在意的是,他。
匆匆来到他家门前,亮着灯,松了一口气。

果然你是没事的吧,对啊,怎么可能会有事嘛……

都只是自欺欺人罢。
满屋狼藉,只有他的父母哭泣着。

等我,我一定会救你的。

———————————————————

“哈哈哈哈,来啊,向我求饶啊,像狗一样叫来听听啊?”
如今,那人的眸子早已不再清澈。
辛苦打听回来的,却是那人为了自保反抗而毒杀了父亲的消息。

他屠了村,只为救出刑场上的那人。他却从未料到,自己竟能如此冷静地再次面对他。

即便那人杀掉的,是自己的血亲。

“怪物啊……”
仅存下来的人如此称呼他们。
那人听了,只是低下头,加快脚步离开了此地。

他悄悄瞄了他一眼。
那个被唤为白的人眼里泛着泪光。

“黑……你……你不恨我?”
他没有回答。
“我杀了你的父……”
他沉默地拥他入怀。
那人在颤抖。
那人在害怕。
害怕,被自己深爱着,唯一的他抛弃。
抛弃,这个双手沾血,被玷污的自己。

“傻瓜,你怎能忘记我们的约定。”
“我……”
“一如你当初,我怎可抛下你。”
无论你的归属在何处,我必追随。
我愿与君并肩同行,护你一世安康。哪怕下地狱,亦定当不离不弃。

———————————————————

“判官,汝看出来了吗?”
“阎魔大人,那两个灵魂分明就是……”
“是的。”
“可他们不是完成职责后,双双投胎转世去了吗?怎么又……”
判官不解。

“然而这次他们罪孽过于深重,实在是无法通融啊……”
坐在云上的绝美女子叹了一口气。

“召他们进来吧。”
那两人低着头缓缓走入大殿。
“汝名为?”
“……黑。”
“……白。”
“汝可知汝等之罪孽?”
“白自知罪孽深重,愿意任由大人处罚,只求大人放过黑……”
“不!大人!黑的罪孽更深重,大人大可——”
“黑!”
“哈哈哈哈,有趣。”
阎魔看着惊慌的两人笑了。她从云上下来,走到两人身前,俯下身,平视他们。

“然而杀了人,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偿还的哦。”
白难过地低下头。

“不过既然如此,汝等可愿意留在此处,为吾所用,慢慢偿还这份罪过?”
“阎魔大人!”
“稍安无燥,判官,汝不信任吾之阎魔之目?”
“在下不敢……”
“那就好。黑、白,汝的回答是?”
“黑愿意。”
“白亦愿意。”
阎魔笑的更欢了,示意让他们退下。

“大人,你到底看见了什么?那两人的灵魂经历了太多,理应……”
“判官,吾确实没能从那灵魂里看出什么明目,然而,吾能够清楚地看到,两颗愿意毫无保留,无条件为彼此牺牲,始终都向着对方的心。单凭此,足以证明那两个灵魂是高洁的,不如世俗般自私。”
“属下明白了……”

“况且自他们离开后,吾这阎魔殿也冷清不少,现在终于又可以热闹起来了。”
“那,他们的名号叫什么?”
“还用说吗?就照以前他们在此时一样吧。”

———————————————————

风又起。

“哇,看呐黑童子,原来地府也有梅花的啊!”
白童子高兴地在围在阎魔院子里的梅树旁。
“呐黑童子……你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赏梅的日子吗?”
那一蹦一跳的身影忽然停下,他的语气带着试探。
“当然……”
“那你可知……其实我从那时起……就……就……”
白童子红透了脸。
“不,白童子,我觉得这句话不应该由你来说,那是我欠你的。”
“诶?”
不知是在此逗留太久被同化了还是怎样,两人的脸上竟都掠上一抹淡雅的,如那梅花花苞般的绯红。





















“我爱你。”
[fin]





后记:
第一次写阴阳师相关呢……感觉有点ooc对吧,私设也成山多……望大家不嫌弃就好?

十分容易满足,什么都能当粮吃的我。


星级等级不要介意,反正我是遇到同好了。

【超嗨森der~啦啦啦啦】

马上加了好友等确认


话说有人心疼坐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