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枷锁Chp.1

直至费里西安诺18岁之前,他都是和哥哥一起生活的,就在父母留给他们的房子里,那里还有一个小小的花园,里面种满了雏菊,费里西安诺一直都有精心地打理它们。

雏菊是费里西安诺最喜欢的植物,要说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小时候某个十分重要的孩子送过给他吧,又或者是因为,哥哥曾经无意地赞美过它?不管怎样都好,他确实很喜欢植物,不止雏菊。

喜欢到,植物充斥着屋子的每个角落,不光是庭院。

这个屋子的布置无疑是温馨而又舒适的,每一个部分都能确切地感受到屋主对这个家的重视。

软绵绵的沙发旁有一盆万年青。
窗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可爱盆栽。
饭桌上有的是精致的花瓶和美丽的鲜花。

植物带来的生气于这个家中无处不在。

可惜他最喜欢的哥哥比起打理植物,更乐意沐浴于温暖的阳光之下。

但费里西安诺的能力除了打理盆栽花卉外并不包括自理。若是没有哥哥,他或许活不过自父母离开后16岁前的任何一个冬天。

父母这个概念对与瓦尔加斯兄弟来说模糊至极,他们只记得,某天父母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来。

除了自己所住的小村庄以外,直至被带走之前,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不曾离开过这里到过任何地方,因为他们不被允许。仍记得小时候每次提起要到外面去时,父亲总会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再三告诫他们不可以离开,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危险,两兄弟也总是会被父亲所说的猛兽,鬼怪吓哭,这时,温柔的母亲就会端着热烘烘的果派出来,安慰他们两个。反正在瓦尔加斯兄弟18岁之前,见过的人绝对不超过20个。

偷偷跑到村庄以外的地方看一看?
他们当然试过,只是每次都会被村长基尔伯特哥哥抓回去而已。

即便如此,他们的日子还是过得很快乐。

平平淡淡地生活着又有什么不好?风趣幽默的老天爷总是爱开玩笑。

就在他16岁那年,王城的军队抵达村庄,无视村庄众人的反抗,带走了费里西安诺。

罗维诺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被带走。

那时的费里西安诺不知道除了村庄之外,世界到底有多大。

也不知道离开了那里自己以后的人生将会被如何改变。

费里西安诺被带到了王宫,名为亚瑟的宫廷教师为他简单讲述了一下这个村庄之外的世界,他却显然提不起劲,还显得有点焦虑。

哥哥,这是我自出生起第一次离开你啊。
你还好吗?想你了啦……

这是一片原有各种不同的种族的大陆,只是随着其中两个势力的壮大,吞并,仅存到现在的只有受光明和大地所眷顾的民族。现在费里西安诺所在的,就是常年沐浴在圣光之下的白国王城。白国代表光明,不论黑夜还是白昼都总会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另外一个仅存的族裔组成的国家名为木国,代表大地的领土上树木茂盛,繁花似锦。而白木两国,势不两立。

“大概就是这样,明白了吗?”
亚瑟合上手上的史记。
“嗯......”
费里西安诺心不在焉地回答。
“喂,给我提起精神来啊,费里西安诺,还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那个......为什么要把我带走小村庄呢?”
“因为你的血脉。”
“我?那么哥哥——”
“请不要再提起那个名字,费里西安诺大人。殿下会为你解释一切的,这是你们的家事。”
宫廷教师转过身去,准备离开房间。
“请等等!还有一个问题!”
“请尽快。”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我还可能见到哥......他吗?”
“或许吧。”
亚瑟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宫廷教师精彩的课堂已经结束,那亦是费里西安诺第一次理解到村庄以外的世界之大。或许他确实不应自己的把自己关在这个小小的笼子里,天空才是鸟儿真正的家。

我不能再自由自在地与哥哥一起跑来跑去。

不能再亲自为他打理花园里的小雏菊。

当费里西安诺路过宫廷花园时,如此喜爱植物的他居然从心里升起一丝丝厌恶。

那些俗气的玫瑰花,连吸收多少养分都得被人打着确保美观的名义严格地管治着,或许,它也是可悲的。

或许,我连被囚禁的笼中鸟都不是。

在这个险恶的宫廷中,束缚我的丝线或许会更多。

我只是一个只能跟着命运丝线走的小木偶。

这样想着,费里西安诺失落地缓步走向老国王的房间,名为瑞曼的老人早已坐在床上等候。

“参见瑞曼殿下。”
费里西安诺根据亚瑟教的礼仪,向瑞曼行了一个礼。

“费里西安诺......我亲爱的孙子……”
白发苍苍的老人慈祥地笑了。
“欢迎回家。”

“殿下......”
“叫爷爷吧。”
“爷爷......”
瑞曼爷爷由近身侍从的搀扶着,缓步向费里西安诺走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对不起啊我的孩子,你会有很多疑问吧,爷爷慢慢地告诉你一切吧。”

那是一个浪漫无比的故事。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