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花夫妇BG】归家

#文笔还是一样差
#伊娘x独注意
#历史无关,这是我私设的架空世界

——————————分割线———————————
“妈妈!”
仍记得五岁时,小小的女孩子拿着相册,兴奋地指着上面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母亲宠溺地看着怀中的孩子,她认得,那是当时还在母亲襁褓之中的自己。旁边,站着的是父亲,穿着军装,头发被整齐地梳理着。父亲是一个德国人,做事认真,严谨,那张脸很严肃,眼神却很温柔地看着自己。

即便有记忆以来不曾亲眼见过,照片也是黑白的,但她知道,父亲有着一头如阳光般温暖和煦的金发,仿佛容下了整片天空的双眼,母亲总是这样形容的。

“嗯?怎么了宝贝?”
母亲笑着弯下腰。

“可以再给我讲一讲父亲的事吗?”
幼嫩的小手指了指黑白的照片。

“当然可以了,我的好孩子。”
母亲温柔地笑着。

———————————————————

那年,爱丽丝19岁,父母双亡的她是由外婆抚养成人的。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饿着肚子的她打算在森林里找点尚未被融雪沾湿的柴枝回家生活取暖,却不幸被树枝绊倒。

“啊......痛......”
雪白的肌肤上多出了一条红痕,树脂尖锐得很,爱丽丝跌坐在冰凉的雪地上,手上抱着的柴枝滚了一地。

“糟了,天快黑了,再不快点回家的话外婆要挨冷受冻了!”

她连忙站起来,收拾地上的柴枝,却无意碰到一只温暖的手。

“啊!抱歉,这位小姐,但请让我帮忙。”
带着他国口音的男子穿着军服,帮忙捡起剩下的柴枝。
爱丽丝看着那张俊俏的脸呆住了,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那是自己早在小时候就因病去世的青梅竹马又活过来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真是感谢你,这位先生。”
爱丽丝重新拿好柴枝,向对方回以一个微笑。

“不过,你的脚不要紧吗?”
爱丽丝这才发现自己的脚还滴着血。

“没事的哦。”
“可是天黑了,血腥味会吸引狼群哦。”
“Ve!好可怕!那怎么办?”
“那么我送你回家好了。”
“不会麻烦你吗?”
“当然不会。”
“哈,那真是太感谢了啦,大好人先生!”
爱丽丝一把抱住对方的手臂,高兴地蹭了蹭。
“那个,我不叫大好人先生,我的名字是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被这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害得红透了脸,他尝试转移话题,当然,爱丽丝并没有擦觉到他的异样。
“路德你好哦~你可以叫我爱丽丝。”
对方依旧紧紧搂着他的手臂,笑眯眯地回话。
不知不觉,爱丽丝回到了家门前。
“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路德。”
爱丽丝灿烂的笑着。
“其实呢路德,下次欢迎来我家做客哦,或者,我可以到哪里去找你呢?”
“我就在森林另一边的村庄工作和暂住,如你所见,我并不是本地人,只是你们盟军派来保护村庄安全的,毕竟现在战火不断。”
“这样啊……那么我去找你不会妨碍你工作的吧?”
“实际上我的工作只是确保手下认真工作,不会的。”
“那真是太好啦!那我明天来找你哦,带着自家制的意面~”
“嗯......”
即便只是刚刚相识,路德维希已经觉得自己总是无法拒绝这个热情的女孩。

但他不抗拒。

“那么再见了哦!”
“再见。”
两人就此分别,但路德维希的心跳却莫名其妙地开始加速。

也难怪,毕竟这个老实的年轻小伙可是情窦初开呢。

那是,他们相遇的冬天。

自此,棕发女孩总会到村庄找金发青年。

两人迅速堕入爱河。

———————————————————

“路德~这里哦这里!”
爱丽丝坐在花海之中,向他挥挥手。

“爱丽丝,这就是你说要带我看你最喜欢的地方吗?”

“是啊!”
雏菊随风飘逸。

“来吧路德,这里夜晚很漂亮的哦,漫天星辰,浪漫的很呢~我可是一直都想要和路德一起看呢!”

天上尽是闪闪发光的星星。

“可是你不怕晚上回家危险吗?”
“反正路德会送我的吧,而且获得婆婆准许了,只要有你陪着,天亮回家也没问题哦。”

尽管爱丽丝还是没有擦觉,但婆婆总是暗示着的意思路德维希还是理解的。

或许自己是时候要给对方一个家了。
温暖,可靠的一个家。

那就是他向她求婚的春天。

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也没有名贵的钻戒,只有一小束的美丽雏菊,对方却依旧愿意把一生托付给自己。

在漫天星辰的见证下,年轻的恋人相拥着。

——————————————————

爱丽丝仍记得,自己曾这样问过他。
“路德,你会离开吗?”
对方先是错愕的呆住了,随后又缓缓点了点头。

“只要国家需要我上战场,我就会照做。”
眼里充满坚定。

“这样啊……”
爱丽丝只是失落地低下头。

不久后,女儿出生,这本该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然而如今,她最不期望的事发生了。
“要走了吗……”

“嗯。”
路德维希点了点头。

“那孩子呢……”
爱丽丝看着自己怀中的婴儿,泪水模糊了视线。

“对不起,爱丽丝,我答应你只要战争结束就会立刻回来。“

他讨厌战争。

她也一样。

“那也要答应我,一定要完完整整地回来......”
爱丽丝的声音带着哭腔。

“我会的。”
路德维希的眼眶也开始湿润起来。

“那么,我们现在就去找本田兄妹拍张全家福吧。”
爱丽丝擦掉泪水,强迫自己重新露出笑容。

那就是,这张照片的由来。

如今,我已经13岁了,父亲的事,我心知肚明;

他不会再回来了。

“母亲!你怎么还不明白?他不会再回来了!”
我们总是为此而吵架。

“孩子你在说什么?不会的,他答应过——”

“够了!母亲,战争已经结束了很多年了!他若是要回来,早就回来了!你还不明白吗?那我直说吧!他要不是光荣滴在战场上牺牲了就是跟别的女人跑了!你怎么——”

“住嘴!”

“啊!”
我的脸上火辣辣的。
那是温柔的母亲第一次打我。

“算了!我不再跟你争辩!”
我赌气地回到房间,任由母亲在客厅里哭着。

对啊,怎么可能不明白嘛……

母亲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不过,也自从那次争执后,母亲开始渐渐走出阴霾。

但我当然知道,她仍未放下父亲。

这何尝又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我错了。

看见母亲那惊讶的表情,我虽然忍不住笑了,但也无法阻止泪水落下。

果然,他爱着我们。

因为爱着我们,所以绝不会轻易让自己死去,要回来与我们重逢,也绝不会抛弃我们。

12年再多一点点欸,你终于回来了。

“爱丽丝,我回来了。”
金发男子站在门前,微微笑着。

“路德......”
母亲惊讶地看着这一切,泪水夺眶而出。

“父亲......欢迎回来。”
我虽然哭了,但内心是幸福无比的。

果然和描述中的一样呢。

“是啊......路德......欢迎回来......”
母亲开始泣不成声。

那天,我们一家人,欣喜地拥抱着。

自此,这将会是一个,就算在严冬里也不会再感到寒冷的家。

———————————————————

就在我快要放弃时,你重新出现在了我面前。

从此,我的生命里再次出现了光。

end.

后记:

实际上路德只是受伤需要疗养然后療了12年......好吧我承认我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评论(1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