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カラップ扇贝酱

请看看这里
今天也是忘记吃药,放飞自我的一天呢

超级无敌博爱党

【伊双子】愿我们永不分离(二次更新)

*我的招牌幼儿园文笔

*人设

*二次更新

*从be变成he了

*果然不舍得虐小天使啊……


———————————————————

“哥哥啊,如果我不在了你会怎样?”
费里西安诺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
“你最好别,我可不想收拾你不在了的烂摊子。如果不用,我还巴不得呢!”
“哥哥好过分!”
费里西安诺生气地跑开了。

当时的罗维诺绝对不会想到后果如此严重。

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这天平常至极,阳光洒在罗维诺床头被费里西安诺照料得很好的雏菊上。罗维诺一如既往地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报纸。清晨大概是脾气暴躁的他唯一可以心平气和的时段。他们住得较为偏远,连邻居也没有,这所已故爷爷留给他们的大宅无疑是宁静的。原来还有一个“父亲”和他们一起居住,那是罗维诺的继父,费里西安诺的生父。

小时候这个所谓的父亲总是不喜欢罗维诺,自从爷爷死后,他欺压罗维诺的情况越发频密,对费里西安诺也漠不关心的,受到家暴的母亲也不能反抗或是保护自己的孩子,小时候的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最讨厌的地方就是家,或许罗维诺的暴躁性格就是这样来的。只不过在费里西安诺17岁那年,“父亲”忽然带着所有的财产离开了,两人便开始找工作,养活母亲。可惜现在,母亲不久前也因病死去了,空旷的大宅里只剩下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两人。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不用再听着母亲每天心碎的哭声,过回宁静的日子又有什么不好?至少现在每到早晨,甚至连费里西安诺这个虽然看起来挺不会读空气的弟弟也会很识趣地从来不打扰他。

然而今天好像有点例外?

“哥哥哥哥!大事不妙啦!”
费里西安诺踉踉跄跄地往罗维诺跑来,脸上少有地露出了慌张的表情。
“蠢弟弟又干嘛啦,没看到我在看报纸吗?”
罗维诺生气了。
“那个.......哥......哥哥啊!你今天不用上班吗?快点出门啦!Ve!拜托啦!哥哥!”
费里西安诺急得快哭出来了。
从小到大,这孩子的笑容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纯粹干净,若是爷爷还在世,一定会把弄哭他的人揍一大堆。
“费里西安诺你玩够了没有?老子他喵(让我卖一下萌)的今天放假!你个混蛋来骚扰我难得的假期干嘛!快滚出我的房间!”
罗维诺生气地把自己弟弟往房间门外推。
“Ve!哥哥住手!好痛!拜托啦,不如你今天去安东尼奥哥哥家好不好?快点出门啊!”
“哦,你就这么想我离开是吗?是让那个土豆混蛋过来我们家又怕我妨碍你们恩恩爱爱是吧?好!老子现在就走!”
“不是这样的!哥哥!哥哥!”
罗维诺气的脸红耳赤,拿起手机钱包就走,他强迫自己无视费里西安诺在后面的呼叫。

待他走远了以后,费里西安诺如释重负地跌坐在地上,眼中满是泪水。
“对不起啊……哥哥......”
哥哥啊……我还不想离开你啊……

我刚刚是吃醋了?不!我怎么可能会吃那个蠢弟弟的醋!离开不好吗?再也不用见到那张蠢脸了!最起码我可以到安东尼奥家住!
罗维诺来到了安东尼奥开的餐厅,这也是他平常打工的地方。
费里西安诺嘛……好像是在伊莉莎什么白的花店里打工?
等等,我怎么又想起那个抱着个土豆肌肉男不要哥哥的混蛋来了?
切。
“安东尼奥!给我来一份番茄意面。”
“欸,是罗维啊,怎么了,今天你应该放假的啊,怎么回来了?难道跟弟弟吵架了?”
安东尼奥露出他招牌的笑容。
回忆中,一个有着一头和自己一样的棕色头发的小男孩灿烂地笑着,把编好的花环带上自己的头上。
那家伙多久没有那样笑过了呢?自从海因里希和爷爷走了以后?
“罗维?”
“啊!什么啊你个岂可修!没错,是吵架了怎么样!不可以啊?”
“当然不是啦罗维,没关系的啦,亲分这里可是永远欢迎你来的哦~”
“你试试不欢迎?”
“是~俺的子分~”
多亏安东尼奥,罗维诺心里舒服多了。
他在安东尼奥这里从早上待到了黄昏,然而,罗维诺心里开始担心了起来。
我早上的话会不会太过分了?
算了,还是回去看看好了。
罗维诺心里莫名的不安,就在他回家的途中,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蠢弟弟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罗维诺不自觉地抄了一条近路。
当他拐过弯后,他无法相信眼前所看见的一切。

瓦尔加斯的大宅焚烧在轰轰烈火之中。

“费里西安诺!”
罗维诺想要冲进房子里,确认自己弟弟是否在里面,却被过于猛烈的火势阻挡了,情急之下他只可以跑去最近的镇子报警寻求帮助。
笨蛋弟弟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罗维诺忍不住哭了起来。

“基尔伯特!我家烧起来了!快救救我弟弟!快!”
“等等,罗维诺,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这是小费里昨天忽然很惊慌地拿给我的,他好像知道你今天会来似的,让我今天给你。”
基尔伯特拿出了一封信,放到罗维诺手上便带着手下和消防用具往瓦尔加斯大宅赶去。
罗维诺失神地打开了信,费里西安诺那秀丽又带着一点点稚气的字迹映入眼帘。

亲爱的哥哥:

对不起啊……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吧……你可不要生气哦!我不是有意要瞒你的啦……以前不可以说,但是现在可以了,我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你全部的。

你还记得小时候爷爷说的吗?千万不可以进入地牢。可是啊,我这种好奇心旺盛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忍住嘛……我从小就不如哥哥你一样成熟懂事,爷爷死后,我还是偷偷的到了地牢。原来地牢里有一道暗门,暗门后的密道可以直通远处的地下酒吧呢!那一刻,我终于搞清楚我那个恶心的父亲到底干的是什么勾当。

“那个烦人的老头子终于死了啊,真好,现在整个意大利最具势力的黑手党组织瓦尔加斯现在落入我的手里啦哈哈哈哈哈!”他那个时候是这样说的,我极度气愤,就去了找王耀。还记得那时候的我16岁,王耀哥哥20岁,虽然这个中国男子才这么年轻,但他居然和爷爷是老朋友呢!而且那个时候我能相信的大概也只有他了。惊人的是,他竟然是一个军火商!我请求他教我打斗,枪法,苦练了一年,终于勉强算是能够掌管好组织呢~那个时候啊,我可是拿着小刀架在父亲脖子上逼他离开的哦,不然我就把他怎样对我们说出去,让他的名声臭起来。以前干了这么多坏事赚回来的钱也自己挥霍掉,母亲可是饿肚子的!在那之后,我接管了爷爷的组织。

可是哥哥啊……我当然不会想你过跟我一样偷偷摸摸的生活啦,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瞒你的啊!早上我对你说去花店打工什么的其实都是假的啦......哥哥你千千千千千万不要生气啊!对不起啊!为了不被你发现还有影响你我已经特意挑晚上去组织的啦!可是杀人真的好痛苦啊……即便那些从无辜平民身上谋取暴利的奸商......还有想要杀掉我们兄弟的人是罪有应得的......但每当我闭上眼都仿佛见到他们临死前痛苦挣扎的样子……我一直觉得,只有我死了,我的罪孽才能够偿还......就算人死不能复生,但对我来说也只有这样心里才会好受。

哥哥啊......我不想你和我一样啊……只可惜就算我想要退位,怀有异心的人就会立马乘虚而入......一定会把组织搞得一团乱的......而且我们得回来的钱都是拿去做善事,剩下的兄弟们平分,只是刚好够糊口的......就算我解散了组织,兄弟们也只会沦落饿肚子的境地啊......可是每次想到这里......我的心......真的都会好痛苦......我真的......不想干坏事啊......本来一辈子也不打算告诉你的......你就这样平平凡凡地过完一生不可以吗?这个秘密为什么就不可以有我自己一个人守住啊?

我想大概是我的报应来了。死对头的组织扬言要让瓦尔加斯家永无翻身之日。我急忙把最后剩下来的钱分给兄弟们,让他们回家乡做生意去,快点离开这里,离开西西里,离开意大利。至于我嘛……根据线眼他们要火烧瓦尔加斯大宅一事......我也就只能留在这里和瓦尔加斯大宅共存亡了不是吗?可是我当然不可以把你也拖下水啊……

好了哥哥,我在这人世间所仅剩的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再继续写下去了。路德他是无辜的哦,我和他真的不是情侣。哥哥,现在我只想对你说,罗维诺,我爱你,我知道这已经超越了一般兄弟之间的爱,但我亦知道,像哥哥这样优秀又稳重的人当然有很多优雅又漂亮的漂亮女孩追求,怎么可能会多看我几眼?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但哥哥,我真的很爱你。就算你只把我当弟弟也一样。离开这里吧,罗维诺,跟安东尼奥哥哥一起去西班牙吧。你在那边一定可以组织到属于自己美满的家庭的,或是你想和安东尼奥哥哥一起。不管怎样,忘掉你这个蠢弟弟吧。把小时候一切不好的回忆也一并忘掉好了。这是我最后的请求:离开这里,展开新的生活。
再见了,我亲爱的哥哥。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啪嗒——”
泪水打湿了信纸,费里西安诺的字迹开始化开。

“笨蛋弟弟!这都算什么啊!自己一个人把所有事情都扛上身,我这个哥哥是白当的吗?也依靠一下我啊……费里西安诺......费里西安诺......对不起啊……”
从小到大,你对我的事都是那么的上心,然而我却到现在才发现,我对你的了解是多么的少。

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大压力;
从来没有发现你居然要自己面对这么多;
记不起你有多久没灿烂地笑过;
连你编出来骗我的职业都记不住。
但即使这样,
你却依旧义无反顾地对我好,不抱怨半句;
依旧因为怕我担心,装起乐天的样子;
相反地,我却经常抱怨你烦人,苯。
或许比起你,我更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上。

罗维诺以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往瓦尔加斯大宅跑去。
“等等!小费里的兄长大人你要干什么!不可以进哪里!”
无视掉基尔伯特,罗维诺握着信件直接往火海里冲去。

笨蛋弟弟,我也爱你。
这份爱与你对我的爱是同等的。


我的双手沾满鲜血。

我知道。

我无法进入天国。

我知道。

只有地狱,那才是我真正的归宿。

我也知道。

即便如此?

我也要与你同行。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但愿我们永不分离。




这是五十年后西西里岛上的某一对兄弟。

“哥哥!你看这则几十年前的报道!”

“干嘛啦蠢弟弟?什么报道让你这么感触啊?”

“是关于一对黑手党兄弟被仇家放火烧家的呢!”

“这又怎么了?”

“本来哥哥是可以平安无事的,只不过他当时不顾一切跳进了火场呢,大概是因为弟弟也在里面吧。”

“那最后呢?”

“火被扑灭了以后,人们在弟弟的房间内找到了他们。那天火其实烧不到房间的呢,可是那两兄弟就像特意寻死一样,不打开窗户,最后是缺氧而死的呢……真可怜啊……”

弟弟伤心地低下头。

“只不过,最后人们发现他们时他们是紧紧抱在一起,面露微笑的呢。”

弟弟再次提起精神来。

“哥哥,你也会这样对我吗?”

“嘛......或许吧……”

哥哥满脸通红。

“呜哇哥哥脸红啦!”

“才没有啊你个岂可修!”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