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鲶骨】百年

#奇怪的世界观(因我脑洞而诞生的
#半刀半糖?起码是有个算好的结局吧
#狐妖鲶x人类(鬼魂?)骨
#ooc有
#死亡有
#关于什么冥界啊,鬼魂啊就不要考究了,我瞎编的
#文笔…已经差到吐槽不起来了

1.

这是不知第几个春秋,他又到那阴间的大门前游荡,荡足百年,荡到那地府的总管也不耐烦了,烦得加州清光只得懊恼地朝他大喊,鲶尾藤四郎,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在我工作的地方找人严重影响了我工作的效率?

都找百年了,再找一下又有什么所谓嘛。
然后例行地获得了这么一个敷衍的回答。

好啊你还毫无悔意咧!

加州清光想了想自己头上那平日看似温和的上司大和守安定提着刀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自己早晚可能会因为工作效率下降而被首落死。

这世上有三界,天,人,冥。
上有天神,下有地府,人间则有人类,亦有妖物,就例如鲶尾藤四郎。当然,只要妖物愿意,来往于人间冥界毫无难度,唯独就是看不见于人间游荡的鬼魂,但鬼魂还愿后,准备投胎之时,则可被妖物看见了。

其实他还挺同情鲶尾藤四郎的。

他对他了解不多,只知他曾有一个人类恋人,百多年前死掉了,他不舍,就天天跑来这里看看能不能见到排队轮回的他,结果当然是没看到了。但你得知道,他又不是加州清光,那看得到鬼魂啊,他就只是在碰运气罢了。但念在他自己也是有恋人明白那份感受的,加州清光就决定睁只眼闭只眼,大和守安定自然亦是知道的,却也没说什么,随他去了。

代价就是让这小狐狸当个船夫,虽然现在科技进步,连地府也没什么人坐船了就是了。

话说你工作做完了?

没有啊。

……还不快滚回去工作!

加州清光只觉自己快要像曾经那个病弱的前上司一样咳血了。

2.

骨喰藤四郎死了,而他本人自己亦深知这一点。鬼魂的本能告诉他,他应该前往冥界投胎,只是他还有依恋,又本能地留在人间了。奈何鬼魂若要留在人间都不能离开自己的尸骨太远,于是他只能待在自己的坟附近,等待那个人,一天一天来伴他。

初时他还记得那个人是谁的,但仿佛他在人间停留得越久,生前的记忆亦会随之变得越发模糊,直至现在,他甚至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自己到底在等待什么了。或许等的只是一句话?他不记得了,毕竟早已上百年。
人类是绝对不可能陪他这么久的,看他头上的耳朵,可能是狐妖吧,反正他只知道,虽然这个人会经常来看他,给他带花,对他说很多话,但都不是他所等待的。

而且这个人很温柔,同时又温柔得叫人心疼。
尽管嘴角总是微微上扬着,看着就像没有烦恼,但骨喰藤四郎明白他那双和自己相仿的紫眸里有着的是怎样的落寞。

怕不是想自己了吧。

接着他就会猜测,自己和对方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朋友?兄弟?甚至恋人?

有时受收到好奇心的驱使,他也会想问问那个人的,只可惜现在就算他想对他说话,对方也听不见了。


4.

此情此景又持续了约几十年,直至三途河川附近最近人间之处的樱花开了。

都说樱花三日,此樱却不同,靠着这附近的阴气,虽妖艳,却能长开至整年。

鲶尾藤四郎看见后,脑子里唯一想起的只有那个紫白色的身影和好看的五官。

想和他一起看啊。

于是他又翘班,到那座坟前了。

骨喰,三途河川开了妖樱呢,如果你还活着,我就是用尽妖力也会带你去看的吧。

鬼魂本想继续听他说下去,可是那个人一怔,随后苦笑了起来。

骨喰啊,你恨我吗?是我负了你,让你等了我快百年,却还没能对你表达我的爱意啊……

鲶尾藤四郎只觉眼底酸涩的不像话。
他百年来一直都把对他的思念与爱意抑压于心中,同时又有少许恨着他,怎么就愿意这么快离开他了。他把手轻抚上石碑,就像他还能触到他一样。

爱意。

然后骨喰藤四郎呆住了,就在那一霎那,记忆和无数复杂的情感有如山洪暴发般全然涌进了他的脑海。他不受控地想要拥紧那个人,但都是徒劳。

因为他已经死了,他的拥抱没有温度啊。

4.

他们于百年前相恋,但就如人所熟知的一样,人妖殊途,上天并没有给他们个好结局。


人类的一生是那么的短暂。
对于拥有无尽时间的鲶尾藤四郎来说,他是永远都不会理解到的,何况那个人命短,他还未等到他对他的告白就离开了,但他们却又彼此都无法放下对方。

于是一个留在人间等,一个前往冥界寻,最后谁都看不见谁。

轮回百载待君陪,三途妖樱无人赏。
但叹天意不由人,阴阳相隔悲断肠。
思君之意不曾断,恋慕之情君可知?
君不知。
只知当日佳人化白骨,独留坟前忆者,泪千殇。

我心悦你啊骨喰……

然后他落泪了,他们彼此都落泪了,奈何“忆者”看不见“佳人”,“佳人”亦触不到“忆者”。

幸而他等到了。
等了百年,不去轮回,终于等到了。

我亦心悦你啊鲶尾……

然后“忆者”终于看到“佳人”了。
等了上百年,朝思暮想的轮廓终于变得清晰起来,内心到底是怎样的狂喜呢?

已经来不及思考了。

同时“佳人”亦触到“忆者”了。

于是他们的拥抱不再没有温度,牵着彼此的手,到地府去,约好下辈子也不会再松开了。

fin.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