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幸福小屋.第二章

*极东

费里西安诺凝视着被自己束好放在桌面的山茶花,那是坚持每年这天都来购买茶花的日籍男子本田菊先生的。

“费里君,我来取花了。”
黑发男子推开门来,有礼貌地问好。

“菊,你的花。”
费里西安诺把花递给他。

淡雅的纯白色山茶花。

“十分感谢。”

“哪里了,不过啊,菊,为什么你一直以来都只买山茶花呢?”
费里西安诺假装不经意地问到。

“因为他,喜欢呢,代表含蓄的白山茶花。”

哦,原来是他啊。

“那为什么不试试别的花呢,收的人也会腻的不是吗?”
费里西安诺眯起眼睛笑着。

“代表思念的中国水仙?代表美满的风信子?还是……”
青年故作神秘地凑到他耳边。

“代表无望爱情的桔梗花?”
他以耳语的声线说道。

“费里西安诺君,在下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请容在下先离开了。”
平日和善的本田菊如今面色大变,拿起茶花就匆忙离开了。

菊,骗自己有何用。

黑发的青年来到一座早已损坏严重的木屋前。明显地,木屋已经多年不被使用。

“先生,今年的,依旧是你最喜欢的茶花哦。”
本田菊轻轻把花放在门前,自顾自地说到。

“他们都在暗示什么,我理解,但明明不是这样的。”
本田菊合上眼,仍旧无法阻止泪水落下。

“先生只是……不知怎样被我惹怒了……不肯开门见我罢了……”

费里西安诺凝望着本田菊的背影。

四年了,每年如是,这一次,他下定决心要帮助他面对现实,缓缓走到门前。

“费里西安诺君,你跟踪我!”
青年发现自己被跟踪,很是生气。

“菊,不要再骗自己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捡起门前的鲜花,拉起本田菊的手往另一头的医院走去,费里西安诺对这条通往医院的道路出奇地熟悉,毕竟每年他都会走一次。

“你要带在下去哪里?”

“够了,菊,趁现在,情况恶化之前还来得及的。”

本田菊呆住了。

是哦……都是因为自己……那个人……早已无力为我打开大门……

自己一直都只是在逃避。

“去了又有什么用?他——”

“相信我,菊。”

费里西安诺缓缓走到其中一张病床前,放下茶花。

病床上,黑发青年静静地躺着,旁边代表心跳的线条极度不平稳。

那是谁呢?一位名为王耀的中国男子。
那位,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从卡车的碾压下救下本田菊的人。

“就算来了又有何用……先生他……也是不会醒来的……”
本田菊掩面痛哭。

费里西安诺明白。

但我,绝对能够为我每一位重要的客人带来幸福的。

这位青年已经昏迷了很久,连医生也说如果再不醒来恐怕凶多吉少。

“都说相信我了,菊,幸福小屋的花是有魔力的。”
费里西安诺笑着把鲜花放到床头,让本田菊牵起王耀的手。

“不要开玩笑了……”
本田菊紧握着手中苍白无力的手。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最起码,我亦成功帮助你面对了现实。你在他身边,他一定能够感受到的,绝对,可以捱过的。”

费里西安诺笑着放下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栀子花,悄悄离开医院,回到幸福小屋。

医院里工作的兄长告诉他,菊这几天一直都守在王耀身旁,而王耀也像感觉到了一般,伤情慢慢有了起色。

果不其然,半年后飞来的信鸽带给他的,是青年苏醒的好消息以及他恋人对他的谢意。

“费里西安诺君,之前的事真的是十分抱歉,你的花的魔力,真的十分奏效呢。”
信上写道。

其实,哪有什么魔力嘛,那魔力,不就是你们彼此思念着对方,努力撑下去的意志吗?

我就说吧,菊。

幸福小屋的花,一定能够为人们带来幸福的。

———————————————————

看来如今,比起那代表遗憾的桔梗花,代表相守的栀子花更适合你们呢。

爱总能让奇迹出现。

[tbc]

幸福小屋.引子

*这不会太长的,预计五至六章完结
*内容大概由伊开了一家花店,帮助各种cp走到一起,最后自己也觅得真爱的故事
*我下定决心努力让它he的,请放心食用
*多cp向,如果你其中某些接受不了的十分抱歉,请自动避雷
【*花夫妇*初恋组*中立兄妹*极东*Dover*(微)法贞*普洪】

*占tag抱歉


———————————————————



引子

我叫费里西安诺,是这家小花店的主人。我并没有为它取名字,“幸福的小屋”,这是我亲爱的客人为它带来的名字。

花,是美好的,可以传达爱意,思念。

幸福小屋的鲜花见证了无数恋人。

这大概是一个,讲述鲜花如何让相爱的人走到一起的故事吧,当然,其中也有遗憾地无法在一起的,但至少他们都深爱着彼此。



chp.1中立兄妹

chp.2极东

chp.3Dover+(微)法贞

chp.4啾花

chp.5初恋+独伊

【极东】桃花尽

@下雨了qwq 
来来来说好的极东

*文笔差到没朋友系列
*人设
*凡人菊x树仙耀
*架空注意
*ooc有

———————————————————

那年,年幼的本田菊误入桃花源,遇见了王耀。

有着一头乌黑头发的小菊伤痕累累,衣着破旧,甚至连鞋子也丢了一只。他瘦弱得很,似乎已经受冻挨饿好一段时间,筋疲力尽的孩子却仍旧奋力往前跑。

越往前跑,冬天荒凉的森林景象居然开始渐渐改变,气温也变得和暖起来,直到他看见一位身穿桃红色长袍的青年。

青年有着不比小菊逊色的乌黑秀发,于脑后用桃色丝带整洁地束起。

那是我和先生的相遇。

“你好,你是不小心来到这里的对吧?不如我带你回去吧啊噜?”
桃花树下的大哥哥温柔地摸了摸小菊的头。

先生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不过,我不想回家。

“不,先生,我不想回家。我是自己来到这里的。”
本田菊回答。

谁会想再回去,那个父母双亡,冷冰冰的家,寄人篱下,受尽欺凌。

“这样啊,那不如你跟着我吧?我教你读书写字怎么样?”
那时候,先生那双清澈的眼睛就像一下子看透了我心中所想一样。

菊这才发现对方是说着汉语的,自己却听懂了。

奇怪?不,有时有些东西,不需要太清楚。

先生的笑容,就如那桃花般好看。

先生待我很好,教我读书写字,让我和他一起住在这里。

他知识渊博,睿智如那七老八十的老者,容貌却如那俊俏的年轻小伙子无误。

我甚至敢说,喜欢坐在桃花树下的他甚至连那桃花的绝美姿色都比下去。

先生就像早已独自在此千几年一样。

这里到处开满了桃花,我亦在此陪先生度过了数十个年头。

这里一切都很好,唯独只有我们两个,难免有点孤独。

但这正合我意,不受烦嚣打扰,世上貌似只有先生才知道我的伤疤在哪里。

不是肉体上的,而是心灵上的。

看啊,我已长大成人,先生他却容颜依旧,我亦不打算追问。

“小菊又长高了呢啊噜!”

“请……请住手!又不是小孩子了……”

“哈哈,菊长大了呢,知道脸红了啊噜。”

先生眼神里的温柔,绝不比曾经的有丝毫减弱。

曾经,我只能握着他宽大的手,如今,我能与他并肩同行。

要说为什么不追问,还是因为,有些东西,不知道会比较好。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懦夫。

我喜欢先生,却怕发现了某些东西后,一切将不能再像从前那般。

先生是一个感性的人。

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或许若不是我病重,我们亦不会表露心意。

“菊……我带你去外面找大夫……你一定要挺住啊……”
先生趴在我的床前,泣不成声。

“先生,罢了。”
我无力地笑了笑。

“可是——”

“先生,我喜欢你。”
或许现在不把它说出口,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菊……我也一样啊……”
先生继续哭着。

我一怔。

“那么先生,我们来定个约定好吗?”

“你尽管说吧……”

“放下我吧,就当是让我这个将死之人,走得无牵无挂。”

先生也呆住了,随后却止住泪水,笑了。

先生,不用强迫自己露出那种表情让我安心的哦。

“那就待桃花落尽之时吧……”
先生,你狡猾呢,不过也无妨了。

就待那桃花落尽之时吧。

———————————————————

相传,世界极东之处有一净土,唤作桃花源。

桃源内一神树,花瓣千年不落,花茎万年不残。

桃源入口于何处无人记载,或许,只有那有缘人才能偶然进入。

———————————————————

清秀青年半透明的身躯坐在桃树上,树下,是爱人的坟头。

又二百年了,菊,我可没有食言。

桃花未尽,我怎敢停止对你的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