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朝耀ABO】轻狂

*如题,ABO注意
*O耀O英注意
*文笔什么的不要吐槽了……
*ooc有
*个人感觉我笔下的英sir总是不够傲娇

———————————————————

油漆剥落的外墙露出里面的钢筋水泥,屋顶破了一个大洞,这是一所很正常的Omega学校。没错,很正常,仿佛所有第二性别为O的人生下来就是有错的一样,这已经是对他们最好的待遇。

抹着浓妆的老师在拼命地把自己的领口拉低,再抛着眉眼,她正在教自己的一眾Omega学生如何讨自己将来的Alpha欢心,殊不知自己此时的模样于王耀眼内多么恶心。

“走吧亚瑟,再不走我要吐了!”

“哇啊啊啊啊——”
黑发的少年拉起旁边金发少年的手就走,桌子椅子被撞的东歪西倒。其他学生则只是目送他们离开,目光里带着羡慕。

“王耀!你!”
教师在教室桌后生气地大叫,然而并没有追上去。

这种情景,自开学以来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一开始,老师还会通知柯克兰先生即亚瑟的父亲有关此事,至于王耀,这家伙家庭背景复杂,连有没有父母都不知道,拨打到他资料中所填写的电话永远都没有人接听。

王耀不知道怎么左拐右拐拉着亚瑟避开其老师离开了学校。

以王耀的性格,怎么也至少是一个B,但他偏偏就是一个O,那股信息素能够证明,可如果他努力控制住并把信息素控制到最淡的情况下,从来不会有人怀疑他只是一个O。

“王耀!你又这么乱来了!我又会被父亲骂的!”
金发的少年很害怕,他想起来父亲训骂自己时凶狠的模样。

也难怪,自己的Alpha父亲,怎么会理解,但亚瑟就是不敢反抗。

“拜托!亚瑟柯克兰!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回来这个恶心的地方!你甘心就这样度过你的余生吗?任由一个你根本对他没有感情的人标记你,然后就像一只狗一样,趴在他身边,他高兴的时候就舔舔他?”

“但我们只是O……”

“那我也不要这样!我要争取我自己的人生!”

“那你就自己疯好了!我回家去跟父亲道歉!”
亚瑟生气地离开了。

“亚瑟!”

耀,你又是这样了……
为什么就不能安守自己的本分呢?
这只是为你好啊……


———————————————————


亚瑟战战兢兢地踏进家门,果不其然,高大强壮的Alpha男子早已坐在沙发上等待他。亚瑟知道,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将是一整天的训话,一顿毒打,或是被关起来三天不准吃饭的惩罚。

“亚瑟·柯克兰,你过来。”
连下人都匆匆离开了客厅,毕竟屋主声音里透露出的愤怒可不少。

“对……对不起父亲……我……我……我不会有下一次的了……”
亚瑟从来都不敢直视他的脸。

讽刺地,因为这样他连自己的父亲的长相也不太清楚。

“真不知道要你来有什么用!你这个Omega的存在本来就已经是我们家族的一个耻辱!现在还不乖乖上学将来好嫁个有权势的Alpha现在还学人家逃学?柯克兰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男子拿去旁边的花瓶就打到亚瑟身上。

幸亏他转开了身子,只伤到了背部而不是头部,但撞击以及碎片插进肉里的疼痛使亚瑟几乎要喊出声来,他却依旧不敢作声。

鲜血直流,白衬衫都被染红。

“哼!滚开吧!柯克兰家没有这种不要脸的Omega孩子!”

再次讽刺地,父亲也不当他是孩子。

他想起王耀的话。

【为什么,你就不能为自己的命运做一下主呢?】

“我受够了!这个畸形的社会,还有人们畸形的价值观!我无法相信甚至连我的父亲也是这样!没错,我就是Omega怎么样?好啊,既然现在你们这么讨厌我,我就离开这里,这就不会让你们荣耀伟大的柯克兰家蒙羞了对吧?”

那是他第一次直视父亲。
原来那张脸这么丑陋。

他忍着疼痛,跑出了家门。
这也是他第一次敢这样做,但也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他再也不会回去那个家。
不,那种地方,根本就不可以算是家。

耀,原来你是对的。


———————————————————


亚瑟开始在街道上流浪,但这对一个Omega来说万分危险,毕竟,体弱的他们无法对霸陵者还手,还可能会被抓走去迎合某些变态恋童Alpha的需要,即便亚瑟才十五六岁,他甚至还未迎来第一次发情期。

他亦决定,学校也不去了。

餐馆刚把剩饭剩菜扔出来,亚瑟便已悄悄走近,他饿着肚子。

“喂!你是……亚瑟?”
亚瑟回过头来,看见那张熟悉无比的脸。

“天啊,你不是打算乖乖当一个Omega的吗?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啊?还要吃剩饭?柯克兰家族家道中落了?”

“我离家出走了。”
亚瑟低着头,打断了王耀的胡乱猜测。

“什么?”
黑发少年瞪大了眼,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没错,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亚瑟握紧了拳头。

见他沉默不语,王耀也顾及他感受地乖乖闭了嘴。

“那么……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生活?”
他试探地问。

“我能相信你吗?”

“当然了。”

王耀带亚瑟到一家老旧的房子,这里本是废弃的工厂。

“你就在这里生活?”
亚瑟打量着周围,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生活的痕迹。

“是啊。”

“那你的父母呢?”

“我没有。”
少年轻描淡写地抛出一句简单的回答。

亚瑟也没有继续追问。

我们,同病相怜不是吗?
我……也没有父母呢……

“哇啊你怎么伤的这么重!”
少年急忙拿起用具为他疗伤。

“你真的连学也不去上了吗?可怜了你那名列前茅的读书成绩啊……”
他尝试转移亚瑟的注意力,为他减轻痛楚。

耀他,一直都对我很好,初遇的时候也是。


———————————————————


他们已经互相扶持着生活好几年了,酒吧的后巷是他们最常去的地方,因为有时候运气好可以得到一些剩下的小吃,或者是捡到那些喝得酩酊大醉的Alpha大汉不小心留下的钱币。

尽管这里很危险,亚瑟不管来到这里多少次还是会感到不安。

“耀……该走了……这里真让人不舒服……”
今天的他们顺利填饱了肚子,亚瑟拉起王耀的手想要离开,却发现对方只是难受地靠在墙边喘着粗气。

这股信息素的味道,亚瑟知道代表了什么,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没有钱买抑压剂,他亦深知,现在他们的处境很危险,因为那股诱人的味道,绝对会引来一大群饥渴的Alpha。

“咦?这股香气,是那个小O在发情勾引我们呢?”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大汉早已从巷口往深处走来,刺鼻的酒精味让亚瑟很难受,但他知道,救自己一命的友人现在更难受。

“你们不要打王耀的注意!”
他颤抖着护在王耀身前。

“亚瑟……你先走吧……不要理我了……”
黑发少年虚弱地尝试推开他,却无果。

“不,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王耀知道,亚瑟只是在掩饰自己的害怕,信息素完全地暴露了他们。

“多么感人的戏码呢,可惜,下一秒你就不会这样了吧?”

“看来你也挺好玩的嘛,小金毛?”
另一位Alpha男子提起亚瑟的下巴!

“住手——给我回去工作!”
此时一把极具威严的声音传来,话音刚落,两位大汉果真住手了。

“啧,什么嘛……”
他们不满地离开了小巷。

亚瑟往小巷口往去,期望向救了自己的人答谢,却发现对方逃也似的离开了。

但亚瑟清楚地认得,那个背影到底属于谁,而且,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袋硬币。

谢谢您,父亲。

“亚瑟……为什么不逃呢……”

“我不会抛下你的……”
两个少年相拥着。

“我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哦……”

“嗯……一定的……约好了哦……”


———————————————————


“耀……求你不要再生我们的气了……我们当初真的不是有意要抛下你的……听母亲的话,回家好吗……”
衣衫褴褛的Omega女子扯着王耀的袖子。

那是王耀的母亲,她被丈夫抛弃,自己也生活不了,迫不得已才会忍痛舍弃孩子。老妇人消瘦得见骨,头发也变得花白,想必这些年来,她也过的不怎么样。

即便孩子是Omega,父母也依旧爱着他们,亚瑟自己也体会过,其实自己也被父亲爱着的滋味。

王耀看了他一眼,亚瑟知道,他有点动摇。

你从来都是一个倔强的人,但你更心软,我知道,我亦理解你。

“不要再管我了耀,我都已经成年了,还不能自己生活吗?回去好好孝顺你的父母吧……”
亚瑟背对着他,他看不见亚瑟的表情。

“可是——”

“快点走啦,才不是不舍得你哦……”
亚瑟转过身来把他推出家门。

“再见……”

“嗯……再见……”

这是一场很平静的离别,没有拥抱,也没有不舍的哭泣。

把门关上,亚瑟却独自靠门坐着发呆。

为什么我会如此不希望你离开呢?因为我喜欢你?别开玩笑了,两个Omega,不会得到幸福的……

曾经的诺言已经自行打破,连碎片,也没有留下。

翌日,屋子唯一的住客也搬离了。

大概是因为,那唯一剩下来的住客,于这所屋子内再无可贪恋的事物。

回忆只会刺痛人心,即便我能够感受到,你的心和我的一样。

———————————————————

又几年了,亚瑟如今靠着他出色的头脑,成为了一位成功的富商,他也因Omega的身份而为人所熟知。

不知道多少受到社会压迫的Omega孩子都以他为榜样,甚至视他为英雄。

“那是,我曾经的一位友人教会我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不要甘于这种早已被铺排好的人生,你会得到更多。”
演讲台上的他,没有少提起这位友人。

分别已多年,没想到再遇时,你,早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你。

几经打听后,亚瑟来到了布拉金斯基宅。
他抬起手要敲门,却又把手停在半空。

恐惧。
这种情感不停向他袭来,仿佛门后有什么可怕的怪物。

犹豫了半天,他终于把手往门上敲一敲。
门打开了,他终于见到了那张曾经只能拿着照片思念多年的脸,然而另一个无情的事实却把他心中最柔软,住了某个重要之人的地方完完全全地破坏掉。

“是亚瑟啊……真不想被你看到现在的样子呢……”
来开门的青年低下头。

“为什么呢……”
即便他早已略有所闻,亦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会如此震惊。

“尽孝道嘛,为了让母亲能有更好的生活……”
亚瑟为对方竟能如此事不关己地说话感到愤怒。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明明曾经教会我不要向命运低头的人是你……为什么现在却……却……”
眼泪已经开始往下掉,但亚瑟也顾不得这么多。

“他对我很好。”

“但你明明不爱他……”
王耀一时无言以对,随后缓缓开口。

“但这又怎样?人是会变的,亚瑟。”

那个冷漠的表情,将永远地烙印在亚瑟的心上。

“好了,快离开吧,他会不高兴的。”
这回,赶紧关上门送对方离开的是王耀,亚瑟居然也没有反抗。

曾经期待已久的重逢竟如此短暂,没有怎么谈起曾经的事,这次的离别也很平淡,连一句,简单的道别也没有。

亚瑟却不知道,门后的王耀偷偷啜泣着。

他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发黄的照片,那是曾经的自己某天心血来潮拉着亚瑟要拍的。

照片里的两人都幸福地笑着。

我仍旧爱着你又怎样?我们依旧无法在一起。

年少时许下那种可笑诺言的我们,多么轻狂。

幸福小屋.第三章

*Dover
*法贞

*那个……英诞的时候虐英请不要打我

*米娜桑请放心等待结局吧这是糖!

*相信我,结局甜掉牙

(所以就不要打在英诞虐英的我了……)


———————————————————


弗朗西斯走进幸福小屋,费里西安诺早已坐在柜面等待他,他可是光顾这里已久的老客人。

“弗朗西斯哥哥,你的鸢尾花。”
还带着露珠的鸢尾花刚盛开便被费里西安诺采下来了。

“谢谢啦,小费里。”
带着金色微卷短发的男子接过鲜花,正打算离开,却被叫住。

“还是给她的吗?”

“嗯。”
弗朗西斯回头注视着他的双眼,期望着可以析解他到底知道什么,却总是无果。

这个青年总是眯起眼睛,他看不透他心中所想,就算偶尔睁开眼睛,他亦无法从那复杂的眼神里读懂什么。

弗朗西斯总觉得,这个人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

他少有地穿着纯黑色的西装,站在一块墓碑前。

天灰蒙蒙的,想必快要下雨了。

“丽萨啊,你在天堂那边过得好吗?”
语气里难得地带着温柔。

他的恋人生前,是多么虔诚的一个基督教徒。

天开始下起雨来,嘀嗒地打在墓碑上。

“那么丽萨,我今天先走了哦。”

距离丽萨离开已经近乎两年,弗朗西斯依旧会一有空就来看她。当然,带着鲜花,她生前最喜欢的那种,鸢尾花。

丽萨是怎么死的?弗朗西斯不知道。基于工作缘故,当时他回了法国。

到他回来,丽萨早已由家人下葬完毕。她那不喜欢弗朗西斯的家人不愿意告诉弗朗西斯一切细节,他的好友们也总是特意回避着这个问题。

弗朗西斯的工作嘛……接上司命令除掉眼中钉的人,大概算是杀手?反正那可不是什么见得光的工作。

这个如此混乱的世界,就算是杀了人,那些警察只要得到好处,一样不会管。

“喂臭胡子,又去看丽萨了啊。”
他与同行的亚瑟.柯克兰一起居住在一个由雇主提供的小屋里。

“是啊。等等,你刚刚叫我什么?”

“臭胡子。”

“可恶你个粗眉毛居然这么叫哥哥我哥哥我好伤心啊……”

“不准叫我粗眉毛!你信不信我把你全部胡子都刮掉!”

“你试试啊粗眉毛!”

一直为丽萨的事耿耿于怀的他或许只有这时候才能够放下一切。

偶尔打打架,虽说嘴上不饶人,但这就是亚瑟的神奇魔力。

明明两人比谁都更加珍惜彼此。

实际上,弗朗西斯一直都在私底下调查他的是,毕竟种种线索都表示,他与她的死有关。

———————————————————

“粗眉毛,快点搞定最后一个,哥哥请你喝酒去。”

“成交。”

亚瑟把枪对准目标。

多么可怜的人呢,下一秒他的性命就将被终结。

伴随着枪声,男子的头被子弹射穿,鲜血溅出,已经停止呼吸的躯体无力地往后倒去。

好样的,干净利索搞定了。

然而亚瑟转过头来,却惊讶地呆住了几秒。

弗朗西斯拿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

还是被发现了啊……

“说吧……丽萨……是你杀的对不对……”
那是亚瑟第一次见弗朗西斯落泪。

他明明,连在得悉丽萨的死讯时都能够忍住。

“是啊……现在我没有瞒你的必要了。”

人是我杀的,既然一切已经既成事实,我又何必为自己作任何辩解。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掉她!”
弗朗西斯只能够感觉到从心脏处传来的疼痛。

是啊……为什么呢……我控制不了自己……

因为我爱你。

亚瑟无法把这句话说出口。

“亚瑟,你的任务。”
记得那天打开资料夹,映入眼帘的却正是她的照片。

错愕之余,他亦不方便追问对方原因。

只要杀了她,他就属于你了。
比起对于他一无所知的她,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你更有资格不是吗?

心中竟响起如同恶魔般怂恿别人的声音。

不!

亚瑟柯克兰!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那可是弗朗西斯的恋人!

不,不是的。

从来,你的目光总是在她身上,不曾在我这里停留过。

那天,亚瑟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

回忆在此停止。

“听好了吧,弗朗西斯,这是我最后要说的话。”

第一次这样叫他的名字,但这也将是最后一次。

“杀掉我吧,你就可以为丽萨报仇雪恨了。”

夜幕中,青年的身影倒在地上。

———————————————————

“其实,丽萨的事,你早就调查清楚了对不对?”

我是知道的,一切都只是我自作多情。我不是你爱的人,而你也不曾在意过我。我就是杀掉你所爱之人的凶手,既然如此,你若要恨我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无论我多么努力的想要赎罪,我亦清楚的明白,历史是无法被改变的。

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

“我爱你,弗朗西斯。”
即使我早已明瞭这感情不会被你所接受。

那是金发青年永远地闭上那双眼睛前最后所说的话。

弗朗西斯只是颤抖着紧抱着他。

原来,不光你爱我。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或许已经很久了,我无法记清。

曾经,你夺去了我的所爱之人,我是多么的恨你。然而你的性命被我亲自了结后,我的心却是那么的痛。或许我只是把这潜藏心中已久的感情发现得太晚,但如今,一切早已无法挽回。

不论是你,还是她。

是啊,两年,这不长也不短的时间,已经足以让我爱上你。

———————————————————

弗朗西斯再次来到了幸福小屋,只是这次,他要的不光是鸢尾花,还需要一束红玫瑰。

“红玫瑰啊……那是,亚瑟最喜欢的呢。”
年轻的花店老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说到,弗朗西斯则只是瞄了他一眼。

他抱着鲜花离开花店后,惊觉花中放着一张小纸条。

“不要再自责了,他没有这么容易死的,去我哥哥的黑市医院吧。记住了哦弗朗西斯哥哥,人可是我救的,期待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答谢我哦;)”

弗朗西斯认得,上面秀丽的字体以及那调皮的表情符号属于费里西安诺。

谢谢……

他急忙跑离了幸福小屋。

———————————————————

你经历过鸢尾花所代表的绝望爱情,也将经历红玫瑰代表的热恋,我绝对会祝福你们的。


[tbc]

当他们成为你的宠物【联六】

*联六篇
*微Dover
*微冷战
*微病娇兄妹
*欢乐向
*国x你注意
*无厘头至极

*文笔奇差


——————————————

1.亚瑟

亚瑟是一只拥有白色和棕色皮毛的花猫,特别的是,有着一头粗眉毛。

就说奇怪对吧!!!
好好一只猫怎么会有眉毛啊!还要这么粗!

这家伙现在就躺在你的床上……

好吧,他会在这里完全只是因为罗莎去旅行了。

“猫猫?”
你试探地伸出手。

他喵的不理我!
不理我啊啊啊啊!

就这么看了你一眼就甩开头了……

呜……
心如刀割……
算了,我去做饭……

你这样想到。

“喵——”

“丁零当啷——”

“啪——”


“呜哇切到手了!”
亚瑟害你分心了,转头一看,这家伙居然在面前打滚。

什么嘛,原来是傲娇啊。

你笑了笑,轻轻抱起了他。
或许是你的错觉,猫咪的脸居然红了。





2.阿尔弗雷德

“唔……”
怎么肚子上面这么重?
睡梦中的你不情愿地睁开眼。

“啊啊啊啊啊啊你什么时候跑上来的啊重死我了啊啊啊啊啊——”
你对着名为阿尔弗雷德的浅黄色猫咪大叫。

这家伙不肯离开……

嗯,很好,你成功地用你的目光告诉我你饿了。

“好累啊……半夜三更的……”
倒了满满一碗猫粮。

欸?全没了?
猫咪继续盯着你。

还不够?
你再倒了些。

蛤?
继续倒。

三十分钟后。

“呜……阿尔弗雷德你不要再吃了我已经被你吃穷了……”
你气哭了趴在地上。

“艾米丽你好端端的去什么旅行啊我恨你!”

友谊的小狗死了。





3.弗朗西斯

这回到弗朗索瓦丝旅行去了……
嗯,她家猫是一只白毛蓝眼的波斯猫,纯种的那种,就是有点奇怪……

走路自带玫瑰花瓣特效……
你知不知道清理得多么幸苦啊!
哪来这么多玫瑰花瓣?
用之不尽?

好啊我把花瓣拿去卖正好赚回被阿尔弗雷德吃掉的钱……

啊,这么神奇的猫,拿去给人展览一下也不错。

你这么想着时,背后传来一阵声响。

“喂喂喂你干嘛又跟亚瑟打架啊!”

“啊啊啊啊小心那是我的盆栽啊…—”

为什么特别喜欢跟亚瑟打架啊……一天打几遍,莫非是物似主人型?

你想起来弗朗索瓦丝平常和罗莎拌嘴的情景。

好,物似主人型鉴定。





4.伊万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说好的啊!又去旅行?
有过之前的经验之后,你再三拒绝安娅的请求,然而那家伙却不管你……

“呃……你好……”
这只深棕色猫怎么笑得这么可怕啊……
眯眼笑?
跟安娅一样……

你想伸手摸摸猫咪,却被他的眼神吓回来了。

呜呜大魔王小的不敢摸了放过我啊——

唉……
你坐上沙发看电视。

欸?怎么背后凉飕飕的?
你从沙发往回一看。

啊啊啊啊啊啊他在盯我啊啊啊啊啊——

咦?不是在盯我?
再把目光转向电视机。

……
这家伙居然在跟阿尔弗雷德对视,目光还要很恐怖……

你只能感觉到屋内的气温瞬间下降了几度。

更可怕的是,窗外一只白猫用爪子不停地抓你家的窗子,死死的盯着伊万。

怎么更冷了……

家里多了两个天然冷气怎么办,急,在线等。





5.王耀

“哈哈哈我要去旅游了王耀就先放你家了哦~”
还没等你反应过来春燕就已经把黑猫扔进你的屋子里了。

唉……该不会又奇奇怪怪的吧……
你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了。

蛤?等等这发展不合理。

只见黑猫往眾猫走去,喵了一声,其余吵吵闹闹的猫儿们全部静下来了。

耳根终于清静了……

“王耀~”
你刚想向他走去奖励他他却忽然转过来亮出爪子。

你后悔了……

这股帝王般的气魄是怎么回事……

我刚刚到底是撞了什么邪才会认为这猫会比较正常啊!

你无奈又气愤地想到。

“主子你吃多点……”

你只好不争气地奉上家中最后的罐罐。





6.马修

“亚瑟我现在没空陪你玩——我天又切到手了啊!”

“阿尔弗雷德我求你别再吃了啊!”

“弗朗西斯不要再打了我的盘子啊!”

“伊万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快感冒了啊!”

“隔壁家的娜塔莉亚我家窗户要报销了啊!”

“王耀你不要再偷吃我辣条好不好啊!”

“呜……”

你感到生无可恋。

唉……


有什么东西在舔我?

你低下头,看见一只和阿尔弗雷德几乎一摸一样的猫咪正在蹭你,仿佛是在安慰你。

对欸!
是马修!
最先来到我家的怎么忘记了!

“呜……马修……果然还是你最好了……”

“喵~”





联六篇完结撒花~
后记:

总括,如果他们(除了马修小天使之外)成了你的宠物你会被逼疯的。

不过说实话比起这五流氓轴三真的太正常了……也不知道自己够不够脑洞继续写下去……

枷锁.终章

*be注意
*味音痴死亡注意
*奇奇怪怪不明不白注意
*最后部分不知所谓自以为是的渣解说注意
*之前有大大给过我意见的……我的剧情跳跃性太大,很难跟上,对于这点我自己其实也十分同意……可是我已经尽力去改进了呢……剧情却还是一样跳来跳去的……大大对不起啊……果然我还是要让你失望了呢……

————————————————————————

战场上的号角再次响起。
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近乎三个月,不论是那一方,死伤都是惨重的,但局面早已无法扭转。

全个大陆剩下来的人连曾经的一半都没有。

亚瑟扔下手上的剑,轻轻闭上眼。
身前的金发青年也一样。

“父母,找到了吗?”
多年不见,却没想到,是在战场上重逢。

“找不到呢……那你呢,最近怎样?”
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试探地问到。

“还可以。”

“我们,不打可以吗?”
他知道自己无法下手。

“不。”
亚瑟面无表情。

“这样啊……”
阿尔弗雷德难过地低下头。

“开始吧,让我看看你的进步。”

“那Hero我就接受挑战。”

阿尔弗雷德挥了挥手,巨大的火红色光球随之显现,以极快的速度往亚瑟冲去。

“和以前一样,没有进步呢。那么,到我了哦。”
亚瑟轻松地避开了对方的攻势。随后,水色的光处向对方射去。

“你也退步了哦。”
毫发无损的阿尔弗雷德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

———————————————————

“全大陆生还人数已经只剩下二人,换言之,这场战争最后剩下来的只有我们两个。”
罗维诺如是说着。

“那亚瑟和阿尔也……离开了呢……”
费里西安诺握紧手中的剑。

卢西告诉过他的,魔力消耗过多就会死。那不相上下的两人若要决战,必定会落得如此下场。

除了无名村,这个世界唯一剩下的那两个人就是他们两个。

即便这样,还是不能就这样任由战争结束,活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世界里。

因为如果不是我们,他们都不会死。

“哥哥,这一次,你还恨我吗?”

“恨,因为你让我迫不得已必须亲自杀掉你。”

“要怪就怪你那该死的能力,罗维诺。”
卢西安诺的身影开始变得半透明,那是因为费里西安诺的魔力在不断流失。

“若不是以必须杀死费里西安诺为条件,你也不需要因为要承受亲自杀掉弟弟的罪孽感而恨他。”

“你只是不明白亲手杀掉自己的亲人有多难受!”
罗维诺崩溃地对着卢西安诺大喊。

不,我明白的。

卢西安诺的思绪飘到多年前,自己迫于无奈杀掉弗拉维奥的那天。

最起码你只要杀掉他,一切就可以从新开始。

但我的哥哥被我亲自杀掉的事实却永远无法被改变。

“为什么呢……我们总是无法把时间倒流到更早的时候……”
罗维诺哭着跌坐在地上。

费里西安诺的心里感到一阵阵刺痛。

从小到大,哥哥总是在自己面前故作坚强。即便是想父母了,也只会躲起来偷偷抽泣。小时候,他以为哥哥是多么的坚强可靠,然而如今,他却清楚地明白到,哥哥一直都只是在死撑。

“难道我们的命运,只能这样吗……”

“抱歉,哥哥,我知道你已经为我付出了很多,相信我们吧,这一次,一定会成功的,然后就像亚瑟和阿尔一样。”
费里西安诺给了罗维诺一个大大的拥抱。

话毕,碧绿眼睛的青年就像是恍然大悟,随后破涕为笑。

“那么约好了哦,蠢弟弟。”

“嗯!”

拥有金色美丽眼瞳的青年也像是得到解脱般地笑了。

当兄长的宝剑沾上了从弟弟颈项处流出的血液时,光芒从剑中发出,一切又回到了两人被带走的那一天,卢西安诺也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世界。

就像之前一样,所有事物都会回归原状,唯一不变的就只有他们两个对一切的记忆。

两兄弟相视而笑,双双跳入河中。

———————————————————


经历了三次人生,我们终于冲破了这个命运的枷锁。





后记:

嗯……大家应该看不懂吧……因为我自己写完之后也觉得奇奇怪怪的,我还是来解释一下好了。
引子是伊双子的第一次人生,而从第一章开始是第二次的人生,终章的末端部分则为第三次人生,也是最后一次。

在引子里,我写到了费里用剑抵着罗维,但我没有写到的是,他最后因为不愿意杀掉哥哥而把刀锋指向自己,自杀了。从那开始,罗维诺发现了自己的能力。

关于罗维诺的能力,其实就是只要亲自杀掉弟弟就可以把时间倒转,这也是他“恨”费里西安诺的原因。

嗯,后来第三次他们选择了自杀,因为所谓“和亚瑟和阿尔一样”,指的就是和爱人一起离开人世。

总结:

此文奇渣无比,又有点烂尾,请不要打我啊……

也请不要吐槽和某鬼有点像,我不是故意的……

这样差的作品,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太好了……

真的很感谢你看到这里。

枷锁Chp.4

*嘛,这章比较麻烦,味音痴戏份比伊双还重
*所以就不标伊双了
————————————————————————

卢西安诺倚着墙,酒红的眼睛直视着费里西安诺。

“接受吧。”
他淡淡地开口道。

“是啊......卢西......”
费里西安诺抬起头看着面前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青年,眼泪开始无声地落下。

“总有一天,我们还是要拔刀相向的啊……”

亚瑟走进房间,先是惊讶地打量着卢西安诺,随后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

“成功了啊,我教你的。想不到,原来我和他原来真的不是世上最后一个可以使用的人呢……”

“是啊,成功了,卢西会帮我们的。”
费里西安诺迟疑了一下。

“但和我一样拥有同样血脉的哥哥,也能够使用的吧。”
他再次低下头。

“他的魔法老师,是叫阿尔弗雷德呢。”
卢西安诺坏笑着望向呆住了的亚瑟。

“怎样,不打算给我们讲一下你亲爱的弟弟的事,也当作是了解敌军吗?柯克兰先生?”

“可以哦。”
亚瑟从未料到自己的声音居然会如此平静。

———————————————————

“抱歉呢,亚瑟。”
金发蓝眼的青年抬起头,看着天空。

“我选择回去。”

亚瑟和阿尔弗雷并不是亲生兄弟,但他们都在孤儿院长大,情同手足。

仍记得小时候,这两人总是互相扶持着。

漆黑的小巷中,孩子小小的身躯被血覆盖着。

“来啊,还手啊!粗眉毛!”
较为壮健的孩子举着拳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亚瑟。

“怎么样?你不是很会治愈魔法的吗?全大陆最后一个会用魔法的人嘛,院长特别偏爱的那个嘛,为什么不自己治一下自己?”

说到底不也只是出于妒忌。

“绅士......才不会和你们一般见识……”
亚瑟捂着被打的淤青的左脸,不肯低头,却换来更重的一拳。

“哇哈哈哈哈哈还绅士呢,我看你根本就没半点能耐——”

“喂喂喂你们在干什么?几个人欺负一个人是不对的!”
那一刻,小巷口出现了另一个孩子的身影。

“Hero可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哦!”
那个背光的身影说。

就这样,阿尔弗雷德救下了他,接着两人成为好友。

其实那一霎那,亚瑟觉得自己遇到了天使。

虽说从那以后,以他的性格,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只不过,他一直铭记在心中。

“呜哇你受伤了啊!”
亚瑟慌张地对对方使用自己的治愈魔法,柔和的绿色光点从他掌心冒出,然后又缓缓渗入阿尔弗雷德的伤口。

“亚瑟你好厉害!”
面对孩子惊奇的目光,亚瑟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那个,我能感觉到,你身上也有魔力的存在哦,要不要试一下?”
他对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

“唔哇那真是太好了啦!”

自此,孤儿院图书馆内总能看见两个孩子一起坐着,眉毛较粗的孩子拿着手上借来的书,认真指导蓝眼睛的孩子,而后者,则会在前者被欺负时挺身而出。

不久后,大陆上最后可以使用魔法的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也被人所熟悉、称赞着。

若果阿尔弗雷德并不打算离开的话,这将会是一个近乎完美的故事。

可惜,这不是。

“所以,你想要回木国找生父母吗。”
心中充满了不舍,但他绝不轻易地表露出来。

或许是因为儿时所受的伤害,他一直都是这样,像刺猬一样包裹起自己,心中所想绝不会轻易展露出来。

“是呢……”

“你知道的吧,按照现在的局势。”

“嗯……一旦到了木国,就永远无法再回来了。”

“即便如此,你还是要离开吗?”
亚瑟握紧了拳头。

“我会尊重你的意见的。”

原本想要说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感觉得到的,那种情感早已超越手足。

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自己那别扭的性格。
到最后,我都没能挽留他,亦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意。

这就是阿尔弗雷德到木国的原因。

也是我们分开的原因。

原来,他选择寻根,也不会选择自己。
我在他心中,什么都不是。
我在他心中的地位,还比不过那素未谋面、抛弃他、只有称呼的父母。

就这样分别,不久后我们均被赏识,进宫当宫廷教师。

———————————————————

“可是后来,跟着国王出席两国交流大会,也会见到他的不是吗?”
费里西安诺重新抬起头,不解地问。

和自己最喜欢的人分离的痛苦,他很清楚。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哥哥那甚少展露出来的笑脸。

“是啊,可是那家伙也不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还要很热情地找我聊天,自然被我拒绝了。”
亚瑟无奈地低下头。

“喂喂喂笨蛋,你觉不觉得这就像是在说缠着你哥不放的你?”
卢西安诺不怀好意地笑着。

“Ve!卢恰你好坏!”
多亏了卢西安诺,费里西安诺重新提起精神。

谢谢了啦,卢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