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カラップ扇贝酱

请看看这里
今天也是忘记吃药,放飞自我的一天呢

超级无敌博爱党

【朝耀ABO】轻狂

*如题,ABO注意
*O耀O英注意
*文笔什么的不要吐槽了……
*ooc有
*个人感觉我笔下的英sir总是不够傲娇

———————————————————

油漆剥落的外墙露出里面的钢筋水泥,屋顶破了一个大洞,这是一所很正常的Omega学校。没错,很正常,仿佛所有第二性别为O的人生下来就是有错的一样,这已经是对他们最好的待遇。

抹着浓妆的老师在拼命地把自己的领口拉低,再抛着眉眼,她正在教自己的一眾Omega学生如何讨自己将来的Alpha欢心,殊不知自己此时的模样于王耀眼内多么恶心。

“走吧亚瑟,再不走我要吐了!”

“哇啊啊啊啊——”
黑发的少年拉起旁边金发少年的手就走,桌子椅子被撞的东歪西倒。其他学生则只是目送他们离开,目光里带着羡慕。

“王耀!你!”
教师在教室桌后生气地大叫,然而并没有追上去。

这种情景,自开学以来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一开始,老师还会通知柯克兰先生即亚瑟的父亲有关此事,至于王耀,这家伙家庭背景复杂,连有没有父母都不知道,拨打到他资料中所填写的电话永远都没有人接听。

王耀不知道怎么左拐右拐拉着亚瑟避开其老师离开了学校。

以王耀的性格,怎么也至少是一个B,但他偏偏就是一个O,那股信息素能够证明,可如果他努力控制住并把信息素控制到最淡的情况下,从来不会有人怀疑他只是一个O。

“王耀!你又这么乱来了!我又会被父亲骂的!”
金发的少年很害怕,他想起来父亲训骂自己时凶狠的模样。

也难怪,自己的Alpha父亲,怎么会理解,但亚瑟就是不敢反抗。

“拜托!亚瑟柯克兰!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回来这个恶心的地方!你甘心就这样度过你的余生吗?任由一个你根本对他没有感情的人标记你,然后就像一只狗一样,趴在他身边,他高兴的时候就舔舔他?”

“但我们只是O……”

“那我也不要这样!我要争取我自己的人生!”

“那你就自己疯好了!我回家去跟父亲道歉!”
亚瑟生气地离开了。

“亚瑟!”

耀,你又是这样了……
为什么就不能安守自己的本分呢?
这只是为你好啊……


———————————————————


亚瑟战战兢兢地踏进家门,果不其然,高大强壮的Alpha男子早已坐在沙发上等待他。亚瑟知道,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将是一整天的训话,一顿毒打,或是被关起来三天不准吃饭的惩罚。

“亚瑟·柯克兰,你过来。”
连下人都匆匆离开了客厅,毕竟屋主声音里透露出的愤怒可不少。

“对……对不起父亲……我……我……我不会有下一次的了……”
亚瑟从来都不敢直视他的脸。

讽刺地,因为这样他连自己的父亲的长相也不太清楚。

“真不知道要你来有什么用!你这个Omega的存在本来就已经是我们家族的一个耻辱!现在还不乖乖上学将来好嫁个有权势的Alpha现在还学人家逃学?柯克兰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男子拿去旁边的花瓶就打到亚瑟身上。

幸亏他转开了身子,只伤到了背部而不是头部,但撞击以及碎片插进肉里的疼痛使亚瑟几乎要喊出声来,他却依旧不敢作声。

鲜血直流,白衬衫都被染红。

“哼!滚开吧!柯克兰家没有这种不要脸的Omega孩子!”

再次讽刺地,父亲也不当他是孩子。

他想起王耀的话。

【为什么,你就不能为自己的命运做一下主呢?】

“我受够了!这个畸形的社会,还有人们畸形的价值观!我无法相信甚至连我的父亲也是这样!没错,我就是Omega怎么样?好啊,既然现在你们这么讨厌我,我就离开这里,这就不会让你们荣耀伟大的柯克兰家蒙羞了对吧?”

那是他第一次直视父亲。
原来那张脸这么丑陋。

他忍着疼痛,跑出了家门。
这也是他第一次敢这样做,但也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他再也不会回去那个家。
不,那种地方,根本就不可以算是家。

耀,原来你是对的。


———————————————————


亚瑟开始在街道上流浪,但这对一个Omega来说万分危险,毕竟,体弱的他们无法对霸陵者还手,还可能会被抓走去迎合某些变态恋童Alpha的需要,即便亚瑟才十五六岁,他甚至还未迎来第一次发情期。

他亦决定,学校也不去了。

餐馆刚把剩饭剩菜扔出来,亚瑟便已悄悄走近,他饿着肚子。

“喂!你是……亚瑟?”
亚瑟回过头来,看见那张熟悉无比的脸。

“天啊,你不是打算乖乖当一个Omega的吗?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啊?还要吃剩饭?柯克兰家族家道中落了?”

“我离家出走了。”
亚瑟低着头,打断了王耀的胡乱猜测。

“什么?”
黑发少年瞪大了眼,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没错,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亚瑟握紧了拳头。

见他沉默不语,王耀也顾及他感受地乖乖闭了嘴。

“那么……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生活?”
他试探地问。

“我能相信你吗?”

“当然了。”

王耀带亚瑟到一家老旧的房子,这里本是废弃的工厂。

“你就在这里生活?”
亚瑟打量着周围,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生活的痕迹。

“是啊。”

“那你的父母呢?”

“我没有。”
少年轻描淡写地抛出一句简单的回答。

亚瑟也没有继续追问。

我们,同病相怜不是吗?
我……也没有父母呢……

“哇啊你怎么伤的这么重!”
少年急忙拿起用具为他疗伤。

“你真的连学也不去上了吗?可怜了你那名列前茅的读书成绩啊……”
他尝试转移亚瑟的注意力,为他减轻痛楚。

耀他,一直都对我很好,初遇的时候也是。


———————————————————


他们已经互相扶持着生活好几年了,酒吧的后巷是他们最常去的地方,因为有时候运气好可以得到一些剩下的小吃,或者是捡到那些喝得酩酊大醉的Alpha大汉不小心留下的钱币。

尽管这里很危险,亚瑟不管来到这里多少次还是会感到不安。

“耀……该走了……这里真让人不舒服……”
今天的他们顺利填饱了肚子,亚瑟拉起王耀的手想要离开,却发现对方只是难受地靠在墙边喘着粗气。

这股信息素的味道,亚瑟知道代表了什么,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没有钱买抑压剂,他亦深知,现在他们的处境很危险,因为那股诱人的味道,绝对会引来一大群饥渴的Alpha。

“咦?这股香气,是那个小O在发情勾引我们呢?”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大汉早已从巷口往深处走来,刺鼻的酒精味让亚瑟很难受,但他知道,救自己一命的友人现在更难受。

“你们不要打王耀的注意!”
他颤抖着护在王耀身前。

“亚瑟……你先走吧……不要理我了……”
黑发少年虚弱地尝试推开他,却无果。

“不,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王耀知道,亚瑟只是在掩饰自己的害怕,信息素完全地暴露了他们。

“多么感人的戏码呢,可惜,下一秒你就不会这样了吧?”

“看来你也挺好玩的嘛,小金毛?”
另一位Alpha男子提起亚瑟的下巴!

“住手——给我回去工作!”
此时一把极具威严的声音传来,话音刚落,两位大汉果真住手了。

“啧,什么嘛……”
他们不满地离开了小巷。

亚瑟往小巷口往去,期望向救了自己的人答谢,却发现对方逃也似的离开了。

但亚瑟清楚地认得,那个背影到底属于谁,而且,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袋硬币。

谢谢您,父亲。

“亚瑟……为什么不逃呢……”

“我不会抛下你的……”
两个少年相拥着。

“我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哦……”

“嗯……一定的……约好了哦……”


———————————————————


“耀……求你不要再生我们的气了……我们当初真的不是有意要抛下你的……听母亲的话,回家好吗……”
衣衫褴褛的Omega女子扯着王耀的袖子。

那是王耀的母亲,她被丈夫抛弃,自己也生活不了,迫不得已才会忍痛舍弃孩子。老妇人消瘦得见骨,头发也变得花白,想必这些年来,她也过的不怎么样。

即便孩子是Omega,父母也依旧爱着他们,亚瑟自己也体会过,其实自己也被父亲爱着的滋味。

王耀看了他一眼,亚瑟知道,他有点动摇。

你从来都是一个倔强的人,但你更心软,我知道,我亦理解你。

“不要再管我了耀,我都已经成年了,还不能自己生活吗?回去好好孝顺你的父母吧……”
亚瑟背对着他,他看不见亚瑟的表情。

“可是——”

“快点走啦,才不是不舍得你哦……”
亚瑟转过身来把他推出家门。

“再见……”

“嗯……再见……”

这是一场很平静的离别,没有拥抱,也没有不舍的哭泣。

把门关上,亚瑟却独自靠门坐着发呆。

为什么我会如此不希望你离开呢?因为我喜欢你?别开玩笑了,两个Omega,不会得到幸福的……

曾经的诺言已经自行打破,连碎片,也没有留下。

翌日,屋子唯一的住客也搬离了。

大概是因为,那唯一剩下来的住客,于这所屋子内再无可贪恋的事物。

回忆只会刺痛人心,即便我能够感受到,你的心和我的一样。

———————————————————

又几年了,亚瑟如今靠着他出色的头脑,成为了一位成功的富商,他也因Omega的身份而为人所熟知。

不知道多少受到社会压迫的Omega孩子都以他为榜样,甚至视他为英雄。

“那是,我曾经的一位友人教会我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不要甘于这种早已被铺排好的人生,你会得到更多。”
演讲台上的他,没有少提起这位友人。

分别已多年,没想到再遇时,你,早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你。

几经打听后,亚瑟来到了布拉金斯基宅。
他抬起手要敲门,却又把手停在半空。

恐惧。
这种情感不停向他袭来,仿佛门后有什么可怕的怪物。

犹豫了半天,他终于把手往门上敲一敲。
门打开了,他终于见到了那张曾经只能拿着照片思念多年的脸,然而另一个无情的事实却把他心中最柔软,住了某个重要之人的地方完完全全地破坏掉。

“是亚瑟啊……真不想被你看到现在的样子呢……”
来开门的青年低下头。

“为什么呢……”
即便他早已略有所闻,亦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会如此震惊。

“尽孝道嘛,为了让母亲能有更好的生活……”
亚瑟为对方竟能如此事不关己地说话感到愤怒。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明明曾经教会我不要向命运低头的人是你……为什么现在却……却……”
眼泪已经开始往下掉,但亚瑟也顾不得这么多。

“他对我很好。”

“但你明明不爱他……”
王耀一时无言以对,随后缓缓开口。

“但这又怎样?人是会变的,亚瑟。”

那个冷漠的表情,将永远地烙印在亚瑟的心上。

“好了,快离开吧,他会不高兴的。”
这回,赶紧关上门送对方离开的是王耀,亚瑟居然也没有反抗。

曾经期待已久的重逢竟如此短暂,没有怎么谈起曾经的事,这次的离别也很平淡,连一句,简单的道别也没有。

亚瑟却不知道,门后的王耀偷偷啜泣着。

他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发黄的照片,那是曾经的自己某天心血来潮拉着亚瑟要拍的。

照片里的两人都幸福地笑着。

我仍旧爱着你又怎样?我们依旧无法在一起。

年少时许下那种可笑诺言的我们,多么轻狂。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