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幸福小屋.终章

*花夫妇、初恋组皆有

*结局高甜

————————————————————

“今天应该不会有客人了,正好。”
青年抬头看了看窗外。
他抓起旁边的披肩套在身上就往外走去,棕色的披肩飘扬着。

小花店的门前挂上了一个精致的木制小牌子,上面用优雅的斜体字写着“暂停营业”。

“哥哥,我来了。”
费里西安诺来到了一个地下空间。

这里是黑市医院,由费里西安诺的哥哥罗维诺经营,早上于普通医院当医生什么的完全只为了掩饰身份。

“喂,费里西安诺,管好你的破花店,那只是你的客人,不是我的。”
与他几乎一模一样但呆毛方向相反的青年不满地对费里西安诺大吼。

“知道啦哥哥,不会有下一次的了。”
青年以半撒娇的语气对兄长说。

“那么,弗朗西斯哥哥来接走亚瑟了吗?”

“早就接走啦蠢弟弟,真不明白为什么你大半夜忽然抱来一个中枪不停流血的,老实说如果不是我努力尝试救他他恐怕就小命不保了!那样子怎么看都已经死掉了好不好,捡回一条命算他命大……”

“抱歉啊哥哥……都说不会有下一次的了,那么,我先走了。”
费里西安诺正想离开。

“你要继续调查吗?”
回过头来,费里西安诺很高兴,毕竟自己哥哥少有地露出来担心的神情。

“没事的哥哥,我能行。”
费里西安诺知道他在担心什么,露出了笑容,希望令哥哥放心。

“那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罗维诺的眼神十分严肃。

“为这么多人带来幸福的你,幸福吗?”
费里西安诺呆住了,他没有回答他,随后转身匆匆离开了地下医院。

———————————————————

他来到海边,这里是他散心的地方。

脚下的沙很柔软,只是越往近海的地方走,脚下的触感就变得越发粗糙起来。说实话,踏在上面并不舒适,偶尔甚至会踩到尖锐的贝壳,费里西安诺却依旧强忍着痛楚,直到浅浅的涌浪拍打着他的脚腕处方才暂时停下。

水是清澈的,就如多年前一样,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亦与以往没有太大分别。

这里风光依旧,唯独他已然不在。

“海因里希!过来抓我啊!”
穿着小小女仆装裙子的孩子对着远处一金发的孩子大叫。

“费里西安诺!等等我!”
每次这种时候,海因里希都会匆匆上前去追赶他,然后两人互相把海水拨到对方身上,累了就在岸边堆堆沙,饿了就到海边小旅馆找老板娘要小点心吃。

这些回忆本该是甜蜜的,如今却如那毒药般,令人难受。

费里西安诺继续往海的更深处走去。

水是冰冷的,那冰凉的液体开始淹过费里西安诺的腰部,颈项,他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仿佛大海正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吸引着他。
他的思想放空了,呆滞地,双腿不受控制地继续往前走。

终于,他无法呼吸,咸水涌入鼻腔难受至极,仍强迫自己放弃挣扎。
就算看不见,也感受得到,他正被黑暗吞没,被冰冷刺骨的海水包围着。

曾经的回忆就如走马灯般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从小时候与他腻在一起,到他病逝,再到哥哥的话。

“为人们带来幸福的瓦尔加斯先生,你幸福吗?”

不,我不幸福。

即便用鲜花为人们带来幸福是我的初衷,鲜花亦无力为我带来幸福。

我,孤身一人。

早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哥哥也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他也有心上人,自己的寄托,但失去那孩子的我,就等同于失去了所有。

你提醒了我,哥哥,我不快乐。

海中,费里西安诺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

“咳……”
他猛烈地咳嗽着,满肚子咸咸的海水把他呛到了。

“小费里!你没事吧?”
待意识清醒过来后,率先映入眼帘的是老妇人担忧的脸。

“谢谢了阿姨……我没事……”
费里西安诺虚弱地从床上坐起。

“你这孩子!怎么忽然寻死啊!你知不知道我们该有多担心啊!”
老妇人为费里西安诺擦掉脸上的水。

死不掉。
费里西安诺心里竟然觉得失望,同时亦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曾经为自己和那孩子做点心的妇人还是一样的仁慈,唯独鬓角早已染上雪霜。

纵使他离开了,有的美好的东西也是没有改变的。

“好了孩子,去和人家贝什米特先生答谢吧,我相信对着你的救命恩人,应该能够开解你的心结吧。”

“嗯……”
救命恩人啊,那我得好好感谢他呢。

金发的男子进入了房间。

海因里——
不,他不是他,只是很相像而已。

“那个……你是叫贝什米特先生对吧?”

“是的,叫我路德维希就可以了。”
房间内气氛莫名尴尬。

“莫非,你是基尔伯特的弟弟?”
费里西安诺率先打破沉闷。

“欸?你认识我兄长?”
对方有点儿惊讶。

“是呢,他曾在我那儿购买过鲜花。”

“那么,想必你就是费里西安诺先生了,兄长他十分感激你呢。”

“这样啊……请务必代我向他问好。”
费里西安诺再次挂起笑容。

“可是,你为什么要轻生呢?”

“因为我不快乐。”
青年很爽快地回答了,他的眼神变得黯然伤神。

“因为,给予我幸福的泉源,已经干涸了。”

“但你不是很成功地为人们带来了幸福吗?”
路德维希不解地问。

“我期望用鲜花为别人带来幸福,当然,我也成功了,可那从幸福小屋里出来的客人笑得越是灿烂,就越能体现屋内那可悲的孤独人儿内心的空虚。”
费里西安诺仍旧笑着,但那是苦笑,亦不是发自内心的。

“抱歉,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没关系的,路德。”

金发青年继续低着头。

“可是,死去了又有什么用呢?人死掉了就是死掉了,什么也不剩了,只能够在那冷冰冰的棺材里继续生前的孤独。世上,在意你的人还是有很多的吧,你的兄长,旅馆夫人,以及每一个曾受到你帮助的人,如果不是活着,又怎能够接受他们对你的爱意呢?”

路德维希的话令费里西安诺恍然大悟。

“对欸……真的很感谢你……路德……让我能够继续活在这个世上……继续接受属于我的幸福……”
青年的眼泪就如脱线珍珠般开始不受控地落下。

“费里西安诺!你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金发青年很是慌张。

“不……你没有……我只是太感动了而已……谢谢你……路德……”
费里西安诺把头埋进路德维希的怀中,感受着他的心跳,以及那强而有力的臂弯。

路德维希则只是红着脸直到他止住哭泣松开他。

———————————————————

“费里西安诺先生!你康复了真的太好了!那个,有个好消息哦,哥哥他说会再等几年把我也接到瑞士去呢!”
当初忧郁难过的小女孩现在高兴地为费里西安诺送上祝贺。

“那个,你就是费里西安诺对吧,真的很感谢呢,是你让小菊来照顾我的对吧?如果那时候我不是感觉到小菊来了,或许就撑不下去了呢!”

“先生!”
本田菊满脸通红地捂住了王耀的嘴巴。

“小费里~”
弗朗西斯拿着酒杯往费里西安诺走来。

“费里西安诺先生,感谢你救了我,不过如果这个臭胡子来骚扰你的话请无视。”
亚瑟前来挡住他。

“喂你个粗眉毛在说什么呢!明明之前还——”

……打起来了。

“小费里,多亏你的主意,伊莎已经接受我的表白了,真是感谢你了。”

“不,基尔伯特哥哥,祝贺你们。”

现在大家都获得幸福了,那我呢?

这是老妇人为他举办的康复宴会,他把目光扫视着人群,期望能够找到那个帮助自己解开心结的身影,可惜无果。

也是呢……明明才刚认识不久。
费里西安诺失落地低下头。

“小费里这是在找谁呢?莫非是我的弟弟路德维希?”

“基尔伯特哥哥!”
这回到费里西安诺涨红了脸了。

“对於这样一个充满神秘感,对爱情应付自如的店长,没想到堕入爱河之后会变得如此青涩呢!”
基尔伯特高兴地笑了。

“好了啦基尔伯特,别再玩小费里了,路德他,应该正在赶来吧?”
伊丽莎白拍了拍他的肩膀。

“真的吗?”
费里西安诺再次提起精神来,双眼几乎放光。

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相视而笑。

“抱歉,费里西安诺,我迟到了!”
从门外跑进的青年气喘吁吁,想必一直在奋力赶来。

“没关系的路德!你能来就太好了!”
费里西安诺扑进他的怀里。

“那个……费里西安诺……你还幸福吗?”

“欸?嗯,我很幸福哟,只是,我还是很贪心地希望得到一个人为我带来的幸福呢!”
费里西安诺笑着注视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明白他的意思。

“那……你愿意……让我也一起当那个在你身边关怀你……为你带来幸福的人吗?”
顶着番茄脸的青年支支吾吾地问。

“当然了路德!”

现在,我们大家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fin]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