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幸福小屋.第三章

*Dover
*法贞

*那个……英诞的时候虐英请不要打我

*米娜桑请放心等待结局吧这是糖!

*相信我,结局甜掉牙

(所以就不要打在英诞虐英的我了……)


———————————————————


弗朗西斯走进幸福小屋,费里西安诺早已坐在柜面等待他,他可是光顾这里已久的老客人。

“弗朗西斯哥哥,你的鸢尾花。”
还带着露珠的鸢尾花刚盛开便被费里西安诺采下来了。

“谢谢啦,小费里。”
带着金色微卷短发的男子接过鲜花,正打算离开,却被叫住。

“还是给她的吗?”

“嗯。”
弗朗西斯回头注视着他的双眼,期望着可以析解他到底知道什么,却总是无果。

这个青年总是眯起眼睛,他看不透他心中所想,就算偶尔睁开眼睛,他亦无法从那复杂的眼神里读懂什么。

弗朗西斯总觉得,这个人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

他少有地穿着纯黑色的西装,站在一块墓碑前。

天灰蒙蒙的,想必快要下雨了。

“丽萨啊,你在天堂那边过得好吗?”
语气里难得地带着温柔。

他的恋人生前,是多么虔诚的一个基督教徒。

天开始下起雨来,嘀嗒地打在墓碑上。

“那么丽萨,我今天先走了哦。”

距离丽萨离开已经近乎两年,弗朗西斯依旧会一有空就来看她。当然,带着鲜花,她生前最喜欢的那种,鸢尾花。

丽萨是怎么死的?弗朗西斯不知道。基于工作缘故,当时他回了法国。

到他回来,丽萨早已由家人下葬完毕。她那不喜欢弗朗西斯的家人不愿意告诉弗朗西斯一切细节,他的好友们也总是特意回避着这个问题。

弗朗西斯的工作嘛……接上司命令除掉眼中钉的人,大概算是杀手?反正那可不是什么见得光的工作。

这个如此混乱的世界,就算是杀了人,那些警察只要得到好处,一样不会管。

“喂臭胡子,又去看丽萨了啊。”
他与同行的亚瑟.柯克兰一起居住在一个由雇主提供的小屋里。

“是啊。等等,你刚刚叫我什么?”

“臭胡子。”

“可恶你个粗眉毛居然这么叫哥哥我哥哥我好伤心啊……”

“不准叫我粗眉毛!你信不信我把你全部胡子都刮掉!”

“你试试啊粗眉毛!”

一直为丽萨的事耿耿于怀的他或许只有这时候才能够放下一切。

偶尔打打架,虽说嘴上不饶人,但这就是亚瑟的神奇魔力。

明明两人比谁都更加珍惜彼此。

实际上,弗朗西斯一直都在私底下调查他的是,毕竟种种线索都表示,他与她的死有关。

———————————————————

“粗眉毛,快点搞定最后一个,哥哥请你喝酒去。”

“成交。”

亚瑟把枪对准目标。

多么可怜的人呢,下一秒他的性命就将被终结。

伴随着枪声,男子的头被子弹射穿,鲜血溅出,已经停止呼吸的躯体无力地往后倒去。

好样的,干净利索搞定了。

然而亚瑟转过头来,却惊讶地呆住了几秒。

弗朗西斯拿着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

还是被发现了啊……

“说吧……丽萨……是你杀的对不对……”
那是亚瑟第一次见弗朗西斯落泪。

他明明,连在得悉丽萨的死讯时都能够忍住。

“是啊……现在我没有瞒你的必要了。”

人是我杀的,既然一切已经既成事实,我又何必为自己作任何辩解。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掉她!”
弗朗西斯只能够感觉到从心脏处传来的疼痛。

是啊……为什么呢……我控制不了自己……

因为我爱你。

亚瑟无法把这句话说出口。

“亚瑟,你的任务。”
记得那天打开资料夹,映入眼帘的却正是她的照片。

错愕之余,他亦不方便追问对方原因。

只要杀了她,他就属于你了。
比起对于他一无所知的她,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你更有资格不是吗?

心中竟响起如同恶魔般怂恿别人的声音。

不!

亚瑟柯克兰!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那可是弗朗西斯的恋人!

不,不是的。

从来,你的目光总是在她身上,不曾在我这里停留过。

那天,亚瑟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

回忆在此停止。

“听好了吧,弗朗西斯,这是我最后要说的话。”

第一次这样叫他的名字,但这也将是最后一次。

“杀掉我吧,你就可以为丽萨报仇雪恨了。”

夜幕中,青年的身影倒在地上。

———————————————————

“其实,丽萨的事,你早就调查清楚了对不对?”

我是知道的,一切都只是我自作多情。我不是你爱的人,而你也不曾在意过我。我就是杀掉你所爱之人的凶手,既然如此,你若要恨我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无论我多么努力的想要赎罪,我亦清楚的明白,历史是无法被改变的。

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

“我爱你,弗朗西斯。”
即使我早已明瞭这感情不会被你所接受。

那是金发青年永远地闭上那双眼睛前最后所说的话。

弗朗西斯只是颤抖着紧抱着他。

原来,不光你爱我。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或许已经很久了,我无法记清。

曾经,你夺去了我的所爱之人,我是多么的恨你。然而你的性命被我亲自了结后,我的心却是那么的痛。或许我只是把这潜藏心中已久的感情发现得太晚,但如今,一切早已无法挽回。

不论是你,还是她。

是啊,两年,这不长也不短的时间,已经足以让我爱上你。

———————————————————

弗朗西斯再次来到了幸福小屋,只是这次,他要的不光是鸢尾花,还需要一束红玫瑰。

“红玫瑰啊……那是,亚瑟最喜欢的呢。”
年轻的花店老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说到,弗朗西斯则只是瞄了他一眼。

他抱着鲜花离开花店后,惊觉花中放着一张小纸条。

“不要再自责了,他没有这么容易死的,去我哥哥的黑市医院吧。记住了哦弗朗西斯哥哥,人可是我救的,期待你什么时候请我吃饭答谢我哦;)”

弗朗西斯认得,上面秀丽的字体以及那调皮的表情符号属于费里西安诺。

谢谢……

他急忙跑离了幸福小屋。

———————————————————

你经历过鸢尾花所代表的绝望爱情,也将经历红玫瑰代表的热恋,我绝对会祝福你们的。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