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幸福小屋.第二章

*极东

费里西安诺凝视着被自己束好放在桌面的山茶花,那是坚持每年这天都来购买茶花的日籍男子本田菊先生的。

“费里君,我来取花了。”
黑发男子推开门来,有礼貌地问好。

“菊,你的花。”
费里西安诺把花递给他。

淡雅的纯白色山茶花。

“十分感谢。”

“哪里了,不过啊,菊,为什么你一直以来都只买山茶花呢?”
费里西安诺假装不经意地问到。

“因为他,喜欢呢,代表含蓄的白山茶花。”

哦,原来是他啊。

“那为什么不试试别的花呢,收的人也会腻的不是吗?”
费里西安诺眯起眼睛笑着。

“代表思念的中国水仙?代表美满的风信子?还是……”
青年故作神秘地凑到他耳边。

“代表无望爱情的桔梗花?”
他以耳语的声线说道。

“费里西安诺君,在下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请容在下先离开了。”
平日和善的本田菊如今面色大变,拿起茶花就匆忙离开了。

菊,骗自己有何用。

黑发的青年来到一座早已损坏严重的木屋前。明显地,木屋已经多年不被使用。

“先生,今年的,依旧是你最喜欢的茶花哦。”
本田菊轻轻把花放在门前,自顾自地说到。

“他们都在暗示什么,我理解,但明明不是这样的。”
本田菊合上眼,仍旧无法阻止泪水落下。

“先生只是……不知怎样被我惹怒了……不肯开门见我罢了……”

费里西安诺凝望着本田菊的背影。

四年了,每年如是,这一次,他下定决心要帮助他面对现实,缓缓走到门前。

“费里西安诺君,你跟踪我!”
青年发现自己被跟踪,很是生气。

“菊,不要再骗自己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捡起门前的鲜花,拉起本田菊的手往另一头的医院走去,费里西安诺对这条通往医院的道路出奇地熟悉,毕竟每年他都会走一次。

“你要带在下去哪里?”

“够了,菊,趁现在,情况恶化之前还来得及的。”

本田菊呆住了。

是哦……都是因为自己……那个人……早已无力为我打开大门……

自己一直都只是在逃避。

“去了又有什么用?他——”

“相信我,菊。”

费里西安诺缓缓走到其中一张病床前,放下茶花。

病床上,黑发青年静静地躺着,旁边代表心跳的线条极度不平稳。

那是谁呢?一位名为王耀的中国男子。
那位,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从卡车的碾压下救下本田菊的人。

“就算来了又有何用……先生他……也是不会醒来的……”
本田菊掩面痛哭。

费里西安诺明白。

但我,绝对能够为我每一位重要的客人带来幸福的。

这位青年已经昏迷了很久,连医生也说如果再不醒来恐怕凶多吉少。

“都说相信我了,菊,幸福小屋的花是有魔力的。”
费里西安诺笑着把鲜花放到床头,让本田菊牵起王耀的手。

“不要开玩笑了……”
本田菊紧握着手中苍白无力的手。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最起码,我亦成功帮助你面对了现实。你在他身边,他一定能够感受到的,绝对,可以捱过的。”

费里西安诺笑着放下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栀子花,悄悄离开医院,回到幸福小屋。

医院里工作的兄长告诉他,菊这几天一直都守在王耀身旁,而王耀也像感觉到了一般,伤情慢慢有了起色。

果不其然,半年后飞来的信鸽带给他的,是青年苏醒的好消息以及他恋人对他的谢意。

“费里西安诺君,之前的事真的是十分抱歉,你的花的魔力,真的十分奏效呢。”
信上写道。

其实,哪有什么魔力嘛,那魔力,不就是你们彼此思念着对方,努力撑下去的意志吗?

我就说吧,菊。

幸福小屋的花,一定能够为人们带来幸福的。

———————————————————

看来如今,比起那代表遗憾的桔梗花,代表相守的栀子花更适合你们呢。

爱总能让奇迹出现。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