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花夫妇】条条大路通罗马

*文笔奇渣
*ooc
*画家独x画家伊
*实际上我根本不会画画或者艺术什么的……画作那里是乱写的……不要打我……

————————————————————

有人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或许确实是这样,但自己的那条大路有多长,无人知晓。有的人放弃了旅途,有的人就算用尽了自己的一辈子去追梦,也不一定能追到。然而,有些人却偏偏不甘被困于罗马。

路德维希是一位年轻又充满潜力的德国画家。是的,充满潜力,但无人发掘。若不是平常有教小孩子画画,收入根本就不够糊口。

我该放弃吗?

日子久了,自然会因为被平凡束搏着而不甘。
仍记得自己小时候是怎样高兴地拉着哥哥的袖子,大声,自豪地说出了自己的理想。

我想要当一个画家,一个自己的画作能够得到认同的画家。

然而自己到现在都依旧默默无名。
作为一个典型的德国人,他开始想要放弃了。靠着自己大学的成绩与学历,安安份份地找一份工作还是可以的,平平稳稳的过完下半生也不错。

只不过,他还有哥哥和嫂子一直支持着,放弃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自己就只能这样浑浑噩噩地继续过着日子,偶尔画几张漂亮的图画给贫穷的孩子。

那天,他如常地走在柏林的街头,却被人叫住,从此甚至连人生都被改变。

“请问是路德维希先生吗?”

“噢......是的,请问你是?”

路德维希回过头来,发现是一位有着一头棕色头发,蜜色眼睛的青年。

怎么好像哪里见过。

“Ve~路德先生!终于找到你了!我叫费里西安诺,是从意大利的罗马专程过来找你的,我很喜欢你的画作哦~于它们身上画画的技巧被你发挥得淋漓尽致呢!”
对方显然很兴奋。

名字好像哪里听过。但撇下这个不管,这突如其来的赞赏令路德维希开始不知所措,脸颊两侧红到了耳根。

“呃......你......你好,费里西安诺,很高兴你能喜欢我的画作。事实上......呃......我的画作并不如你所见那么好,它们总是平凡无比,毫无特色,如果可以的话,请问你有兴趣到寒舍参观一下并给予意见吗?”

确实,尽管他能灵活地运用各种技巧,他的画作总是给人十分生硬的感觉。

“欸?可以吗!那就太好了!”
青年激动得几乎跳了起来,那神色和笑容就如小孩一般。

路德维希笑了笑,带着身后一蹦一跳的青年往自己家里走去。

这是一个可爱的青年。
一切将会好起来。
至少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如果自己没有发现对方的身份。

“哇!路德!这个好漂亮!”
费里西安诺就像小动物一样在路德维希家里上蹿下跳。

“哇!路德!那个也是!”
对方的眼睛几乎是闪着光的。

“只不过呢,好像缺了什么呢。”

“我就说吧……”
路德维希十分灰心。

“但是呢路德,我觉得你应该在画作里加入一点感情欸!”

费里西安诺抓起了路德维希的手臂往离自己最近的一幅画指了起来。

“感情?可以具体一点吗?”

“比如啊……”
费里西安诺清一清嗓子,装模作样地眨了眨眼睛。

“Ve~还是先不告诉你好了,作为条件,不如你带我游览柏林好了,就这个星期而已,拜托啦!”

“当然可以。”
等等,我刚刚说了什么?

当然可以?

哈,那回答可是路德维希没有经过思考之下给出的。

算了。
路德维希叹了口气。

自己其实对这个活泼开朗的青年颇有好感的。

你只是不舍得拒绝人吧。

这几天,路德维希带着费里西安诺到处游览,虽然有时候会被对方抱怨行程太死板就是了。噢,还有就是,对方坚持之下暂时住进了自己的房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

“路德!那顶帽子好像很好看诶!”

“是吗,那买吧。”

“你好~麻烦你一顶帽子。”
费里西安诺把帽子戴上路德维希的头上。

“为什——”

“路德的话带起来感觉会很好看呢!”
费里西安诺冲他笑了笑。

路德维希的脸再次红得发烫。

路德维希原本是独自一人居住的,根据他的性格,房子里的一切都总是井井有条的。然而自从费里西安诺来了后,房子开始变的稍稍凌乱,却莫名有种舒适感。

这个强迫症肌肉男居然不抗拒。

———————————————————

“路德!柏林大教堂真的好漂亮啊!”
费里西安诺兴奋地指着瑰丽的教堂惊叹。

路德维希注视着棕发青年的侧颜。

“路德,路德?”

“啊,怎么了。”

“你刚刚在发呆呢,是看到什么漂亮的女孩子了吗?”

漂亮的女孩子。

路德维希的脸一下子又红了。

醒醒,路德维希,怎么可能嘛……

“啊……没有……我只是累了。”
他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也对呢,你脸都红透了,是不舒服吗?我们回家吧。”
费里西安诺就像什么也没擦觉到一样。

———————————————————

也不知道为何,一大早起来,这个青年就吵着说要画画,路德维希只好拿出画笔递给他。

费里西安诺在路德维希家的客厅,拿着画笔,细心地在纸上描绘着。

吵吵闹闹的青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静静地,专注地画着。

看啊,他望着画纸时的神情多么温柔。

同一时间,电视上播放的,是前几天的国际级著名画展。

“瓦尔加斯先生的这幅作品,简单的线条,却能表达了复杂的情感。”

报道员是多么的虚情假意。

在路德维希看来,这幅所谓的巨作,与三岁小孩的涂鸦没有半点分别。

任谁都看得出,画者只是极奇粗暴地于纸上画了两笔。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家的次子,其画作平庸无奇,不过是靠着显赫的家世成名的可耻艺术家。

瓦尔加斯。

这个词触动了路德维希的回忆。

“费里西安诺……你过来。”
路德维希心中升起一丝愤怒。

“嗯?”
青年不解地朝他走来。

别装无辜了,这种人畜无害的表情。

“大名鼎鼎的瓦尔加斯先生,你忽然拜访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路德!”
费里西安诺惊讶至极。

“是为了嘲笑我,默默无名吗?”
路德维希冷笑了一下。

“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
青年的泪珠开始一个劲地往下掉。

“离开这里吧。”
路德维希把费里西安诺的画作摔到地上。

费里西安诺哭着跑开了,路德维希却只是原地看着他的背影。

青年离开时,瘦弱的身躯是颤抖着的。

那个无助的背影映在路德维希天蓝色的眼里。

愧疚感从路德维希的心里蔓延开来。

那个如孩子般纯真的青年,真的会这样做吗?

路德维希想起来对方于画画时所露出的神情。

就像看着自己最为珍视之物一样。

他轻轻拿起被自己扔到地上的画作,却震惊地呆住了。

他被那幅画震慑住了。

白纸仿佛被赋予了灵魂,再用它散发出的魅力惊艳了路德维希。

色彩被运用得恰到好处。

那头和煦的金发,甚至连画作里那从屋子窗户处透进的阳光对比起都显得黯然失色。

眼睛处仔细一看,甚至给人一种容下了整个大海的感觉,从瞳孔里透出温柔的神态。

画中的青年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只是自己不曾露出过如此温柔的神色。

再回想起电视上看到的画作,两者不论是画功还是所表露的情感都截然不同。

根本就没法比。

那家伙眼中的自己……是这样的吗?
明明自己是那样地对他。

心里隐隐作痛。

路德维希按耐不住自己,急忙往楼下跑去。

我绝对是太过分了……这里对他来说人生路不熟的,我怎么可以直接把他赶走!

“费里西安诺——”
拜托……千万不要出任何事故啊……

路德维希从未感觉到如此紧张,幸而对方就坐在家楼下的长凳上独自哭泣。

“呜……路德……”

“对不起……”
他把他拥入怀中。

看啊,他没有推开我。

“是我错了……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原因了吗?”

费里西安诺点了点头。

———————————————————

费里西安诺出生在画画世家,爷爷是著名画家,自小受到熏陶,他喜爱画画,也有着极高的天赋。

只是爷爷死后,传媒把一切压力都都施加在他身上。

也不能怨谁,谁叫自己的兄长比起作画,更喜欢吟诗。

或许起初一切安好,后来一切却渐渐地开始改变。

从前自己画画是出于兴趣,随心的,而现在,一切都变得商业性。

我只想教孩子们我所会的技巧,为那贫穷的送上自己的画作带来温暖。

他赌气地不再认真画画。

本想着人们见自己“江郎才尽”便不会再把压力施加在自己身上,却没想到那些自诩会艺术的人借此卖弄学问。

虽然已经心灰意冷,但那天偶然见到的路德维希的画作却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他的画作线条虽说不上流畅,甚至可以说是生硬,却能够看出画者的用心。

费里西安诺下定决心要到柏林找这位德国籍画家。

有缘人总是会彼此吸引。

———————————————————

“抱歉呢……”
路德维希无法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要紧啦……”
青年再次挂上了往常的笑容。

“你的画……真的很好看。”
他尝试转移话题。

“谢谢哦路德,那你知道,我所说的加入情感是怎样吗?”

“怎样呢?”

“拿起你的画笔,闭上眼吧。”
金发青年照做了。

“那么现在,你的脑海里出现了什么呢?”

是你的脸。

“那是你最珍视的东西。”

原来我已经爱上你了。

他想要睁开眼下笔,却被制止。

路德维希依稀感觉到自己的唇被软绵绵的东西覆盖上,他亦把自己的情感全部倾泻而出,回应对方。

你的魅力,让我深陷其中;不论是笑着的你,哭泣的你,还是坐在画板前安静认真的你。

———————————————————

新晋德国籍画家路德维希先生近日和知名意籍画家费里西安诺先生一同于罗马合力举办了第一场画展,有人说瓦尔加斯先生的画风从以往展现在大众眼前的改变了,变得如贝什米特先生这位新晋画家的一样温柔细腻。这场画展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成果,参观者不光是艺术爱好者,还有年轻恋人,甚至为一家老少。

画展大部分作品都洋溢着淡淡的幸福感觉。

亦有人打趣道瓦尔加斯先生这是恋爱了。

原因是什么呢?

谁知道。

他们于每一幅画作中都注入了对彼此的情感。

那里有你,哪里就是我的罗马。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