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花夫妇/初恋组】等待与陪伴

*初恋组花夫妇皆有
*微普洪
*人设
*渣文笔

———————————————————

路德维希出车祸了。
是的,很突然。
费里西安诺这就守在他的床边。
嗯,一直没有离开过。
医生也说不准他到底什么时候会醒来,费里西安诺却打算继续等下去。

医院窗外下着大雨。

仍记得,得知那孩子死讯的第二天,天也是这样下起了滂沱大雨。

———————————————————

年幼的费里西安诺从屋子窗边看出去,曾经供自己和他在上面嬉戏的草坪如今已经空无一人。那就像是张定格了的照片,唯有那随风雨摇摆着的小草提醒着人们,时间依旧流逝着。

“会回来的吧,一定会的。”
小小的孩子握紧拳头,闭上眼。
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我活着还有何意义?

不,这不是真的。

“那些大人都只是在骗人罢了。”
再次想起了伊莉莎白告诉自己一切时的表情,孩子自顾自地对着窗边说着。

“呜……”
门外的伊莉莎白看着这一切,靠在基尔伯特的胸膛啜泣着。

那瘦弱的身躯独自承受一切的样子让她的心分外疼痛。

没有任何一个孩子应该独自承受这么多。

费里西安诺把耳朵贴上窗户,得到的却只有雨滴打在窗户上,还有那狂风呼啸而过的回应。

对啊,已经听不见了。

和那孩子一同打闹的欢笑声。

“费里西安诺!”
伊莉莎白跟着费里西安诺跑出房子。

“海因里希!快回来啊!快点……证明……他们都是在骗人的啊……”
他跪在地上。

任由雨珠打在他的脸上,那深深的疼痛感无不提醒着他一点,他仍旧活着,即使他曾以为经过爷爷的离开后自己早已麻木。

或许只有在雨中,才不会有人知道他有没有落泪。

“费里西安诺……我们回家吧……”
雨中的伊莉莎白紧紧搂着怀中的孩子,栗色的美丽波浪卷秀发已经被雨完完全全地打湿。

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怀中的这个孩子,只期盼能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孩子的内心。

基尔伯特看着自己的恋人在暴风雨中失声痛哭。

“别哭了,你们两个都是。”
基尔伯特走来,拥抱着他们。

费里西安诺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伊莎姐姐……基尔伯特哥哥……”
费里西安诺终于不再忍住泪水,在这对年轻恋人的怀中放声大哭。

雨,终究是会停的,但有些东西却不会随着大雨的洗礼而被冲刷掉。

就像我们的回忆。

———————————————————

年幼时的自己,若是没有基尔伯特和伊莉莎白,或许早就放弃了。

虽说如此,我也不能总是依靠别人。

我已经失去了他。

如今,我不能再失去他。

他紧紧握着路德维希的手。

请你……一定要保佑他哦……

费里西安诺只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眼眶湿润了起来。

欸?

被自己紧紧握住的手指头动了一下。

如蝴蝶拍翼般,双眼缓缓张开,露出那抹美丽的天蓝色。

“路德……”
青年流着泪,激动地呼喊着对方的名字。

“嗯……让你担心了。”
对方坐起来,愧疚地低下头。

“不……怎么会呢……”
费里西安诺几乎快哭出来地笑了。

只要你能够回到我身边,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扑进对方的怀抱。

他的臂弯是那么的强壮。

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

一如从前基尔伯特和伊莉莎白的。

心里暖烘烘。
这种情感是什么呢?
是爱吧。

心里原本空缺了的地方此刻都被填补了。

———————————————————

看啊,海因里希,今天的我也仍旧在等你回来哦。

而且,今天的我,也好好地守在他身旁了呢。

我不会再孤独一人的了,对吧?

谢谢你,保佑了他。

———————————————————

那雨水冲刷不走的纯真感情将永远被铭记在心。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