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杰园】既定结局

#ooc

#意识流

#视觉跳脱



    这就是宿命,我的先生,我们注定要被死亡再次分离。

    所以如果死亡是既定结局,至少请由你来终结我。





    她为寻故人而来,却只觉自己已经连要找的人是谁都忘得一干二净。记忆仿佛会随着在此处停留的时间越久而流失的越来越多。她已经搞不清楚了,或许她要找的人不止一个,又或许那根本不是“人”。


    反正每当尝试回忆些什么时,只觉头脑一片空白,艾玛相信再留在此处,她会连自己的自我意识都丢失掉。然而被遗忘的人们却总喜欢于夜里前来与她相聚。


    她梦到了自己化作了一缕白烟,离开了这个该死的奇怪庄园,飘到世界的每一个缝隙。她先是看到了自己幻想过的,不曾见过的光景;飘到世上最险峻的峡谷之上,看着那绵延无尽的山脉,蓝天白云,到那无人的岛屿上,独占着浩瀚无垠的大海;那一大片美丽的幽蓝。


    然后她顺着那温柔的海风,轻轻飘往回故乡的道路。回到那叫人迷醉的国度,再化为原貌,踏上故乡那依恋已久的回家路。


    白雾茫茫也是伦敦独有的魅力。


    她在迷雾之中到处游走着,像是在探寻着什么般,拐过了一条又一条的街道后,心满意足地静坐在长凳上。一位先生从雾的深处走来,坐到她旁边,幸福之感竟油然而生。

    “我的女士,你不讨厌浓雾?”

    “那是仅属于我们的浪漫,我的先生。”


    你是谁——





    日光炫目迫使她张开眼:短暂的重逢结束了。


    她不曾像此刻般如此希望时间停留在晚上,厌恶她本该最喜爱的阳光。


    是这该死的白天来临打断了我的重逢吗?

    艾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她再次闭上了眼睛,默默地扶着因思绪紊乱而不适的额头。


    真是糟透了。


    “你看着很憔悴。”

    夜莺小姐不知从何时起出现了在她的床边,魅惑的女声突然响起可把她吓了一跳。

    “亲爱的,你在苦恼什么呢?”

    “我的先生……”

    你是谁呢。

    可怜的小艾玛听不进去。她只是不停重复着,夜莺看见她开始颤抖,她知道此刻,小姑娘的脑海中只有梦中人的身影。

    “你会遇到他的,这也是你来这里的理由不是吗?”

    夜莺的声音温柔上了许多。

    “即使他或许已经失了原来的面貌……”

    她故意放低了音量,混乱中的艾玛无法听见。






    我依稀记得,曾经我最喜欢的就是他的怀抱。应该这样说,那样温暖的怀抱没有人会讨厌。在庄园日复一日地游戏,总有感到迷茫的时候,有时也会怀疑自己当初毅然来到此处的决定。每当这时候,我都总会幻想着那个人突然出现,柔声安慰我再拥我入怀。


    纵然我已经忘掉了他是谁。


    但我还是有自己记得的东西的,比如,我有多爱他:我能把我对他的爱意比作无边大海,我甚至为他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就算是这条性命。如果是为了他,那么这场“游戏”中的一切苦难我也能忍受,就算……就算死在了这里,我一定也不会后悔。


    我知道这很可笑,但请你先不要嘲笑我:只知道自己爱他胜过一切,却连最基本的容貌和名姓都无法忆起。


    我越发迷茫,彷徨,不知所措。


    艾米丽说我的状态越来越差:尤其精神上。我很愧疚,因为我拖了大家的后腿。我甚至无法集中精神破译密码机,我试了很多方法让自己保持集中于游戏上,但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都是徒劳。


    因为我只要闭上眼,就能看到那个人的身影,仿佛我能看到他在向我招手一般。


    “艾玛,该走了。”

    前来唤我的是特雷西,娇小的女孩子看着很担忧,我的心又往下沉了一部分。

    对不起。

    我无声地在心中道歉,再挤起笑容,跟着她离开了房间。






    “马尔塔……这是第几次了?”

    单马尾的少女看着有点不知所措,她面有难色,我知道她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第105次了……”


    实质上,我们都是心照不宣的。


    求生者从没有在这里遇到过真正的死亡;欧丽帝丝状元仿佛是个脱离生死轮回,被死神遗忘的地方。

    鬼知道庄园主用了什么方法。

    求生者被淘汰,只会坐上狂欢之椅,那样就能平安回到庄园。就算那之前受到了多大的伤也能痊愈,因此从未有人在游戏中丧生。


    于是乎简单来说,这是一场无尽的轮回。不知从何时起大家都已经发现了这一点了,却从来没有人戳穿这一切。大家都有各自来此处的理由,想必都是很重要才能让大家为此能连命都不要了吧。


    例如我为了我的先生。


    但是——最近在求生者中流传着一个说法:只要被监管者放血而死,就能迎来真正的死亡。


    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也没有人能求证于监管者:他们无法于游戏内沟通,更何况那些怪物可是与他们完全对立的立场。


    “听说来了新的监管者。”

    见气氛有点沉重,特雷西尝试转移话题,虽然有点笨拙,但我偷瞄到艾米丽……我是说黛儿医生松了一口气。


    “据说他善于隐匿于迷雾之中。”


    迷雾。

    我仿佛被触到了什么机关般一下子对艾米丽的话在意了起来。


    迷雾……


    我的内心升起了一丝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距离游戏倒计时的时间越来越近,我的心情越发忐忑。




 


    我的状态比曾经更糟糕了。

    很快,我不断的校准失败换来了心脏的剧烈跳动。


    啊……是雾……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感受着围绕着自己的白雾,甚至忘记了心脏的疼痛。


    一切是如此的熟悉。


    “你是谁?”

    没有回应。






    我终于遇到了我的小姐。

    她看着很消瘦、憔悴、还有不安。

    白雾围绕在她的身旁,我隐着身,悄悄观看她的反应。她焦虑又害怕地瞧着白雾大叫,我强忍着想要上前抱紧她的冲动——现在的我只是怪物。


    没想过我们的重逢居然如此残酷。


    我知道她失去了记忆:求生者都这样。

    我认为忘掉了更好,因为那只会徒增她的痛苦——我们的过去过于不完美。


    我欠她太多。

    对不起,我的小姐,至少请让我以这样的方式来向你弥补我的过错。

    

    “对不起。”

    我把刃爪向她挥去。






    随着一阵疼痛袭来,我倒跪了在地上,慌乱中我看到了一个身影,那瞬间,心脏处突然疼痛的更厉害。


    我突然想起了很多东西,这就是所谓的走马灯?我先是想起了爸爸,再之后是……我的先生。

     我想起了他和我经历的一切,还有最深刻的……他渐渐失去呼吸的那一刻。


    他就在我的怀抱中,胸前还插着我的匕首,经常穿着的那件白洁的衬衫都染成了血红。


    我怎么可以忘记……那是我的错。

    

    我知道他干了什么,但我不能让他一错再错下去。或许从我包庇他的一刻起我就是他的共犯,但后来我意识到那是错的。


    我杀了他。

    我亲手杀掉了我最爱的那个他。


    哭泣至昏厥的我被送进了医院,但我逃走了:我收到了庄园主的信函,他告诉我我能在这里得到一切我想要的,就算是……


    已死之人。






    梦中人的身影与此刻了结她性命的先生重合在一起。


    “终于找到你了……我的先生……”


    她笑了,以死前最后的力气。

    在双眼完全合上,视野变得漆黑一片,失去意识前,仿佛听到了一个颤抖的声音。


    “嗯……睡吧。”


    你哭了吗?真不像你啊我的先生,是为了我吗?


    我不痛,真的。

    我知道的,我们深爱彼此。





    我们都是罪人,不能奢求被上帝饶恕——我们就是彼此的罪孽。





    艾玛的世界停止运转了。

    心脏不再跳动,体温变得冰冷。

    安稳地长眠,一“夜”无梦。





    是死亡,让我俩再次分离。


    我的一生做错了两件事。


    第一件错事就是残杀了那些妓女,是我令她如今如此痛苦,饱受良心责备的。

    我的小姐,她不该留在这鬼地方,她不能永远留在这里,没有尽头地进行“游戏”。

    这与永生不入轮回有什么分别。

    她为寻我而来,这是我的第二个错。


    我的小姐,我是如此爱她——

    或许这就是宿命?我不知道。

    这一切都是我的孽,我该赎罪了。

    如果死亡是既定结局,那么至少,请由我来终结她。


【fin.】





后记:

    第一次死亡就是讲杰园在生前已经是恋人,杰克是开膛手,艾玛为他保守秘密,后来饱受良心责备,不想让他再错下去就杀掉了他。

    再之后艾玛就到了庄园。

    他们以对立的身份重逢了,杰克为了帮艾玛解脱,逃出这永无止境的“游戏”而杀掉了她。


    嗯,是be没错。


    明明就这样简单的剧情为什么也能被我搞的这么复杂呢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