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カラップ扇贝酱

请看看这里
今天也是忘记吃药,放飞自我的一天呢

超级无敌博爱党

枷锁.终章

*be注意
*味音痴死亡注意
*奇奇怪怪不明不白注意
*最后部分不知所谓自以为是的渣解说注意
*之前有大大给过我意见的……我的剧情跳跃性太大,很难跟上,对于这点我自己其实也十分同意……可是我已经尽力去改进了呢……剧情却还是一样跳来跳去的……大大对不起啊……果然我还是要让你失望了呢……

————————————————————————

战场上的号角再次响起。
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近乎三个月,不论是那一方,死伤都是惨重的,但局面早已无法扭转。

全个大陆剩下来的人连曾经的一半都没有。

亚瑟扔下手上的剑,轻轻闭上眼。
身前的金发青年也一样。

“父母,找到了吗?”
多年不见,却没想到,是在战场上重逢。

“找不到呢……那你呢,最近怎样?”
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试探地问到。

“还可以。”

“我们,不打可以吗?”
他知道自己无法下手。

“不。”
亚瑟面无表情。

“这样啊……”
阿尔弗雷德难过地低下头。

“开始吧,让我看看你的进步。”

“那Hero我就接受挑战。”

阿尔弗雷德挥了挥手,巨大的火红色光球随之显现,以极快的速度往亚瑟冲去。

“和以前一样,没有进步呢。那么,到我了哦。”
亚瑟轻松地避开了对方的攻势。随后,水色的光处向对方射去。

“你也退步了哦。”
毫发无损的阿尔弗雷德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

———————————————————

“全大陆生还人数已经只剩下二人,换言之,这场战争最后剩下来的只有我们两个。”
罗维诺如是说着。

“那亚瑟和阿尔也……离开了呢……”
费里西安诺握紧手中的剑。

卢西告诉过他的,魔力消耗过多就会死。那不相上下的两人若要决战,必定会落得如此下场。

除了无名村,这个世界唯一剩下的那两个人就是他们两个。

即便这样,还是不能就这样任由战争结束,活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世界里。

因为如果不是我们,他们都不会死。

“哥哥,这一次,你还恨我吗?”

“恨,因为你让我迫不得已必须亲自杀掉你。”

“要怪就怪你那该死的能力,罗维诺。”
卢西安诺的身影开始变得半透明,那是因为费里西安诺的魔力在不断流失。

“若不是以必须杀死费里西安诺为条件,你也不需要因为要承受亲自杀掉弟弟的罪孽感而恨他。”

“你只是不明白亲手杀掉自己的亲人有多难受!”
罗维诺崩溃地对着卢西安诺大喊。

不,我明白的。

卢西安诺的思绪飘到多年前,自己迫于无奈杀掉弗拉维奥的那天。

最起码你只要杀掉他,一切就可以从新开始。

但我的哥哥被我亲自杀掉的事实却永远无法被改变。

“为什么呢……我们总是无法把时间倒流到更早的时候……”
罗维诺哭着跌坐在地上。

费里西安诺的心里感到一阵阵刺痛。

从小到大,哥哥总是在自己面前故作坚强。即便是想父母了,也只会躲起来偷偷抽泣。小时候,他以为哥哥是多么的坚强可靠,然而如今,他却清楚地明白到,哥哥一直都只是在死撑。

“难道我们的命运,只能这样吗……”

“抱歉,哥哥,我知道你已经为我付出了很多,相信我们吧,这一次,一定会成功的,然后就像亚瑟和阿尔一样。”
费里西安诺给了罗维诺一个大大的拥抱。

话毕,碧绿眼睛的青年就像是恍然大悟,随后破涕为笑。

“那么约好了哦,蠢弟弟。”

“嗯!”

拥有金色美丽眼瞳的青年也像是得到解脱般地笑了。

当兄长的宝剑沾上了从弟弟颈项处流出的血液时,光芒从剑中发出,一切又回到了两人被带走的那一天,卢西安诺也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世界。

就像之前一样,所有事物都会回归原状,唯一不变的就只有他们两个对一切的记忆。

两兄弟相视而笑,双双跳入河中。

———————————————————


经历了三次人生,我们终于冲破了这个命运的枷锁。





后记:

嗯……大家应该看不懂吧……因为我自己写完之后也觉得奇奇怪怪的,我还是来解释一下好了。
引子是伊双子的第一次人生,而从第一章开始是第二次的人生,终章的末端部分则为第三次人生,也是最后一次。

在引子里,我写到了费里用剑抵着罗维,但我没有写到的是,他最后因为不愿意杀掉哥哥而把刀锋指向自己,自杀了。从那开始,罗维诺发现了自己的能力。

关于罗维诺的能力,其实就是只要亲自杀掉弟弟就可以把时间倒转,这也是他“恨”费里西安诺的原因。

嗯,后来第三次他们选择了自杀,因为所谓“和亚瑟和阿尔一样”,指的就是和爱人一起离开人世。

总结:

此文奇渣无比,又有点烂尾,请不要打我啊……

也请不要吐槽和某鬼有点像,我不是故意的……

这样差的作品,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太好了……

真的很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