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百目鬼x彼岸花】红


#拉郎注意
#蜜汁萌这对
#百目鬼视觉

那只紫色眼睛所带来的记忆让我难以忘怀,这当中貌似包含了什么名为爱的,人类的复杂情感。
实质上我是嫉妒的。
那份情感,温暖又令人向往,然而我生为妖物在世千百年,从未感受过任何一次。
我本以为只要把那双眼睛据为己有就能体会那份感情了,结果?都是徒劳。
妖怪无心,此处依然空空如也。
而我亦仍旧独自一人于人间四处游走。
偶尔遇到了有趣的眼睛和记忆,我便会到地府跑一趟,千百年如是,直至我遇到了那个女人。
“那孩子早已魂飞魄散,你找不着的。”
她靠在彼岸花上,妩媚的声线带着笑意,血色的眸子映着整片花海。
那双眼睛……犹如那以他人性命作为代价而永葆美丽的花海一样,危险又美丽。尽管我知道她所说的是事实,但我依旧难以释怀。我前往冥界的次数亦越来越频密,她没说什么,当我是访客,偶尔陪我聊上两句。
然后那天,我看到了一幕。
这百目之妖力能助我看穿一切谎言,那也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她撒谎,虽说我知道她曾经的花泥都是哄骗回来的。
如果我提醒一下那个男人会怎样呢。
这么想着,我以妖力把声音传至他的脑海中。
【那个女人骗了你。】
我本以为他会暴怒,或者惊恐地逃跑,但他没有。
【我知道,但试一试又何妨?】
我诧异,匆匆离开此地,那之后,整个人间都没有了他的身影。
翌日,她却来了找我。
【那个男人和别人不同。】
【他明明知道我在撒谎。】
我轻抚上自己脸上那不属于我的眼睛。
【是啊,人类真是奇怪呢。】
那一霎那,我突然发现了什么。
她的眼睛不再带着纯粹的嗜血,还带着迷茫。在我看来,整双眼睛都因为这份疑惑而失色了。
花,这是第一次啊。
我皱紧了眉头。
这可不行呢。
我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让那双眼睛变回曾经一样美丽呢?
哼,是那个人类吗。
从那时起,我放下了对那个女孩的执着。
怎样让那双眼睛只注视我,明明更有趣的多吧。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