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カラップ扇贝酱

请看看这里
今天也是忘记吃药,放飞自我的一天呢

超级无敌博爱党

【压切信】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人陪跨年啦,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啊


#甜饼#ooc
#现世的设定
#搞事
#总司携同冲田组一起助攻
#cp是刀乱的压切长谷部xfgo的织田信长

冬日的阳光总是叫人特别珍惜。哪怕是寒冬,倘若站在阳光之下,也会觉得暖和上了几分。花店的落地玻璃非常采光,这么个和煦的阳光透进了店内,只觉毫不起眼的小店变得更为温馨。魔王微微伸了个懒腰,深呼吸,只觉淡淡花香混和着咖啡豆的香味……

我知道了,店主肯定又在偷懒喝咖啡了吧。

穿着厚大衣的黑发少女围着围巾,拉了拉旁边棕发男子的衣袖。
“带我来干什么啦……”
“你不喜欢鲜花吗?”
“反正这种玩意搁着也没用啊。”
对耶,以这家伙的性格来说,多半也只会放在一旁连水都不给一点,然后……
然后他精心挑选的鲜花就会很可怜地活不过三天。
压切长谷部叹了口气。
“不过,挺漂亮的嘛。”
少女眼角余光瞄见他气屡的样子,不禁窃笑起来。

虽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这么闹,但分手什么的,却从来没有任何一方提起过。

那家伙就像猫咪。
压切长谷部语。
虽然不想承认……明明自大又傲慢,却偏偏就叫人移不开目光。

要说这样的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的话……这个原因解释起来稍稍有点微妙啊。

两个大学时期的同学,像个欢喜冤家般从早吵到晚,于是乎当时和他们还是同学的冲田总司就问了:
“其实信啊你是不是喜欢长谷部啊?”
“谁喜欢那个混蛋了。”
“你不会是不敢承认吧。”
“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恰巧同一时间,男子宿舍也在起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双眼那个时候可是发着光的。
“所以说啊长谷部你是不是喜欢信长小姐啊?”
“鬼才会喜欢那个混蛋啊!”
“而且信长小姐好像也对你有意嘛。”
“不可能。”
“我不信……不然你现在去找她让她和你交往啊,看看她的反应不就知道了嘛。”
“好啊怕她不成!”
于是某位只要提起信长就会炸毛的长谷部先生丧失了理智地往女子宿舍走去,正好就和某位只要提起长谷部就会忍不住想捉弄一番的织田信长小姐撞在一起了。

“有事找你。”
“正好,我也要找你。”

与此同时还有三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起躲在草丛里看戏,只见那两个人在凶巴巴的互瞪。
喂,清光,好像哪里不对啊。
对啊安定,现在该怎么办。
嘘,你们两个小声一点啦。

“来啊交往啊!”
“好啊难道我会怕你!”

???
草丛里的三人面对这个发展只觉一脸懵逼,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安定。
“那么你们不能信口开河啊!”
“对对对,答应了就要做到啊。”
………
长谷部:我们是不是上当了
信长:我觉得是

然后基于他们那不能再对方面前露出任何破绽的好强性子,他们就这么一起了。

时间久了之后,本来只是基于不能违约才不情不愿地在一起的两人也慢慢习惯了起来。比方说吧,刚开始时连触碰到都会很抵触,现在走在路上,已经会很自然的牵起来了。又例如,周末的时间,都已经不用说些什么了,像是共识般的留给了对方,通常要开口,都已经直接是“今天去哪儿逛”了。

“这不就已经成了真正情侣了嘛。”
现职花店老板的冲田总司一笑。
“还不是因为你……”
织田信长小声嘟囔着,居然没有否认。
“走啦压切。”
“知道了啦别催我。”
之后他们挽着手推开了花店的门,淡樱色头发的少女笑着挥手向他们道别。

“说起来今晚有跨年晚会吧。”
“好像是呢。”
“抱歉,我今年有机会不能陪你了。公司那边……”
“得啦得啦,我又没有那么小气。”
“抱歉,我今晚12点前会回复你的。”
“知道啦知道啦。”
她带着一种“真拿你没办法啊”的笑容揉乱了他的头发。
“你也要回你公司吗?我载你吧。”
“行。”

明明不像那家伙一样要加班,却留到最后才离开。
大家都走光啦,都有人陪着跨年嘛。

“叮——”
时间是11:59。
【对不起,不能陪你了。】
唉,我就知道。
魔王微微苦笑了一下。

这时候一个快递员来了。

【收到了吗?】
【这不是我早上说好看的那一束嘛,但我只是随口说说的哦?】
【嘛确实……也不奢望你会喜欢的了……】
【对不起,没能陪你。】
屏幕前面的少女呆住了片刻。
【什么嘛,女生一样。】
【花确实是不太喜欢了,但念在是你送的,我就接受啦。】
另一端的长谷部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受到了暴击。
【来年也请多指教。】
【嗯。】

后来那束花很幸运地活了五天,真是出乎意料啊。
果然某魔王嘴上那么说,还是很在意的吧?

【完】





后记:
个人感觉这对要是在一起了他们的日常一定会很孩子气但也很可爱呢,在一起的理由也是
特意赶在2018之前发的
这对真的超好的为什么这么少人吃呢……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