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明萤】三秒


#ooc
#人设
#年龄差缩短注意

据说金鱼只有三秒的记忆,三秒过后,就算曾经被伤得再深,又会死心塌地的回去那人身边。虽然这么说是有争议的,有说是七秒也有说是整个月的,反正于萤丸,他是相信金鱼只有三秒记忆的。

他家养了好几条金鱼,准确来说,只是他的房间里,原因简单明瞭:明石国行向来是不太喜欢鱼的。

“这东西有什么好啊……喂它麻烦养它麻烦,就算朝夕相伴也记不住你,活像那电影里的负心汉咧……”

然而仓银色发丝的少年显然并没有什么耐心等待这位懒庸地躺在沙发上的青年慢慢唠叨,萤绿色的大眼睛看着金鱼,一眨一眨。

金鱼不曾因失去自由而表露出任何失落,最起码你看不出来。它们总是游着,打闹着,飘逸的鱼尾巴随着水流微微摆动,金色的小小身影在萤丸放置的水草、假山之间穿梭,看着悠然自得,说实话他还真有那么一点儿羡慕。

“正因记忆短暂,它才总能珍惜当下,不会回顾过去啊。”

他抓了少量饲料扔进了鱼缸,几条小金鱼蜂拥而至,它们还小,但萤丸发誓要把它们好好养大的。

“何况它们不可爱吗?”
“最起码不如你。”
他一笑,只觉脸峡微烫。

在那之前,他们都是这样过的。

———————————
———————
———————————

那年萤丸高三,学业繁忙,常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明石从来都不会主动来敲门的,一是怕影响到他,二是他自己不愿意动。于是这高中的三年间,金鱼伴他的时间比自己的兄长还要多。

鱼缸里的鱼都已经不是当初的那几条了。几次转季,辗转死了几条,他又添置了回来,反正他这宝贝鱼缸不曾出现过荒凉之景。

直至那年的八月十五,爱染国俊邀他与明石国行一起参加祭典。

“你不能总呆在房间里,会变书呆子的。”

萤丸这才想起,明明住在同一屋檐下,这些年来却已经很久没和明石国行怎么好好聊上两句了。

“国行,去吗?”
“我就不必啦。”

他叹了口气,心里暗自怨了几句自己的兄长为何就这么懒,也没说什么就随着爱染国俊出去了。

他仍记得上一次参与祭典是什么时候,什么情景。那时他初二,爱染国俊初一,明石国行高二。他们牵着手,一起到各种摊档凑凑热闹。明石国行给他们买苹果糖,他就和爱染国俊分着吃,吃完了就舔了舔嘴角剩下的甜浆相视而笑,萤丸拉着他们到捞金鱼的摊档前看鱼,那天很尽兴,萤丸是不可能会忘的。爱染国俊大概也是因为这样而特别喜欢祭典。都说爱染国俊他火红的发色就好比那祭典的烟火,性格也活泼外向,大概生来,他就是个和祭典相衬的孩子。

时隔四年,祭典的形式还是没什么改变,唯独就是和以往比起,貌似少了份稚气和雀跃,但他依旧是高兴的。

“国行不来真可惜啊……明明是最后一年了。”
“最后一年?”
“你该知道的吧,他大学快毕业了,想去外国继续进修啊?萤?”

……
他不曾告诉过我。

“什么时候走?”
“就在后天。”

萤丸凝视着游来游去的金鱼,不语。

—————————————
————————
—————————————

那天回到家后,他和明石国行吵了一架。他赌气,故意不去送他。

明石国行……你这算什么啊……

萤丸窝在被窝里,关掉了手机,无视了久不久就会来拍拍房门关心他的爱染国俊。

我对他就这么不重要吗?就无谓至出国这么大事也不必告知?噢,是的。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我不过是他一个毫不在意的陌生人,那怕我们居于同一屋檐下。

泪不争气地掉了,心里也不争气地想起了那人的笑脸。

萤丸至今依旧相信,金鱼只有三秒记忆。

第一秒,它爱上了一个人。
第二秒,它被这个人伤害了。
第三秒,它忘掉了这一切。
最后,它又重新义无反顾地爱上了这个人。

一如我对你。

[fin.]






后记:
其实我真的不打算把明石写的这么渣的,一直想表达一种明石是因为怕萤丸不舍和伤心才不说的,结果出来就……呃,完全表达不到……别打我啊我面壁去……
以后可能【可能】会开篇明石视觉的同篇吧……(你别自己立flag然后挖坑不填啊喂
综上所述,就是这样,如果你能喜欢就太好了。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