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后物】天堂

#ooc
#捏造有
#微史向可能有bug

1.
在本丸里很难洞悉时间的流逝。
常开不落的万叶樱,不会变老的容颜,总让人有时间仿佛静止的错觉。直至第一部队远征归来,平淡如水的日常终于稍稍泛起了涟漪。

第一部队除了物吉贞宗,都是粟田口家的孩子。尽管他们没有明确表露恨意,但他们都在躲着他,这点他还是感情觉得到的。

偶尔会有点寂寞吧……但他又能怎样。

物吉贞宗本该是个人见人爱的孩子。
本该。
他性格温和,开朗,又好看,自然是讨喜的。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却又因历史上的某些渊源,被粟田口家的孩子讨厌着。
在这个几乎全是粟田口的本丸里,他本以为所有人都会讨厌自己的了,然而直到后来那个人出现后,他并没有那样做。

他们是曾一同在尾张德川家呆过的旧相识。打从那时起后藤藤四郎就是物吉贞宗的恋人,直到现在,他也是这个本丸里唯一会关心他的人。出阵受伤是家常便饭,唯有后藤会慰问他,询问他那里需要帮忙。

但这却叫物吉贞宗心里更难受。

后藤,果然还是不要和我走太近了吧。

人类都是火。
如果说织田信长是火,丰臣秀吉是火,德川家康又何尝不是那贪婪的火?
小小的火苗焚烧周遭的一切,蚕食身旁的全部,犹如想要把天下收入囊中的妄想,这把火越烧越旺,最终却导致了悲剧。

不是他的悲剧,而是他人的悲剧。

那把火毁灭了一切,同时也于他们心中留下了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或许从那把火燃点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们之间的情感永远不会被认同。

每当想到这里,物吉贞宗只觉眼底酸涩的不像话。

他知道对于这场悲剧自己是有责任的,他亦有自责的,但那是他的错吗?
他是刀,是剑,他只会为自己的主上献上绝对的忠诚,他的性命,单就这点来说,同为刀剑,同为物件的他们都是一样的吧。那么他为德川家带来好运与胜利,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他错了吗?

他们的恋情一直都是被反对着的。
物吉贞宗苦笑着回过头来,悄悄看了身后的恋人一眼。

后藤,大家都是幸运之刀,你会明白我吗?
如果自身的好运会导致他人的不幸,为何上天就不愿意让我独自不幸个一辈子?

“又在胡思乱想啦?”
有谁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有啦……”

突然间,他想起了什么。

“后藤,你听说过天堂吗?”

2.
早在物吉贞宗还没获得人身时,他总是百无聊赖地躺在刀架上,听听前主和别人的闲聊是他唯一的乐趣。只记得那次,他们提起了“天堂”。

他们说,这个从远洋来的词,指的是一个没有悲痛,也没有人会在意你的过去的地方。那时他还没有怎么在意这个词的,但现在,他却憧憬了起来。

如果这个地方真的存在的话,该多好啊。

“你在说什么呢。”
直至恋人温柔的声线把他的思绪从回忆之中拉回现实。
“不,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
他笑了笑。
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后藤藤四郎还是准确地捕捉到了少年那金色眸子里掠过的伤感。

他只觉对方温柔得过分。

那场火明明也为他带来了伤痛,自己却只字不提,心里又总是自责着。他心疼他,又无奈,因为对方就是个这么善良的人啊。
于是他只得轻轻拥他入怀。

“后藤?”
“一切都过去了,你又何必介怀。”

直至那天,他们又再次一同到本能寺出阵。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来到这里了,本能寺的火焰依旧在轰轰燃烧。物吉贞宗金色的眼瞳映着火光,一言不发,后藤藤四郎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识趣地没有作声。

那之后,他们遇上了检非违使。
这是意料之内的,毕竟他们在这个空间已经逗留的太久,然而意料之外的,却是检非违使的强度。

他们败了。
全军覆没。
其余重伤的四把短刀都紧急转移回去了,就差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那是他们第一次一起躺在地上仰望天空。
夕阳西下时分,天上余光有如血映残阳,但都不及他们身上的斑驳,物吉贞宗甚至染红了一身白衣。
但他们彼此都只觉的很平静。

最起码终焉之时有你在旁,已经知足了。

“物吉……你的手还动得了吗……”
“嗯……”
“牵着我吧……”
“后藤……你可记得我对你所说的?”
“自然……”
“那握紧啦……一起到天堂去吧……”

[fin.]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