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拒绝面包糠

请戳开看看这里

坑很多,主混:
yys/b pro/ichu/刀男/es/fgo/aph

平日最喜欢搞事,放飞自我
极其欢脱的一个人
究极佛系文手(其实大概连自称文手的资格都没有)
脑洞随缘,写文随缘,更新随缘

如果这样都不嫌弃我继续关注的话,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你是天使吧(比心

【原创/潜水人士冒个泡】花夏

#差到不行的文笔
#第一次发原创
#感觉这个设定非常俗套呢……我国民间其实应该一大堆大同小异的
#最近没脑洞了混个更
#没tag可打
#不奢求有人看
#我真没潜水潜太久淹死
#冒泡……咕噜咕噜咕噜……


1.
你听过一个故事吗?
一个,关于人妖殊途的故事。
一个,很俗套的,女妖爱上了人类的故事。

那是个死寂的夜。
也是她灰飞烟灭前的最后一夜。
什么也没有。
甚至没有虫鸣,只有苍银的月光,犹如没有活物,唯独那小屋是例外。
“大祭司……那妖女该如何处置?”
“……此等妖怪会迷惑人心,将来必会乱世,还是及时除掉要好。”
信徒们屏住呼吸,等待祭司以命令宣告她的死亡。
“处以火刑。”

2.
“放弃抵抗吧。”
“只要你不伤害他。”
那是她行刑前最后说的话。
少女沐浴在烈火之中,火焰喰食着她的每一寸肌肤,那是锥心刺骨的疼痛。她无法挣脱,因为她已经被逼到绝路,只祈求逼害自己的人留自己的意中人一条活路。
哎呀……真是失算了呢……
这个绝色的艳丽女妖,本确实是打算魅惑几个男人乱世的,可是后来遇见了那个青年后,她可是真的决心改邪归正的哦?
毕竟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长得颇为俊俏的书生居然不被她所吸引啊……没想到出于好奇而接近那个面容清秀的书生后,自己竟然却动了真情,还妄想与他共渡余生。
还真是被冲昏头脑了呢……人妖殊途不是必然的吗……
那个人呢……那个人有来看吗……
她吃力的尝试把目光投向火焰的另一端,朦胧中仿佛看见有谁哭着,崩毁地大叫她的名字。
真是个傻瓜啊……不过能遇见这么个傻瓜……也无悔了吧……
这样啊……谢谢你……
熊熊烈火之中,少女满足地闭上了眼。她的轮廓变得模糊,化作光点,消散在风中。

3.
她离开了,在那烈火之中消逝了,连同他的心,一同变得支离破碎。
她并没有留给他什么特别的信物,一切就像不曾发生,然而他怎会忘掉一切。
于他,一切都仿佛只是昨天,与她的相遇,相知,相恋。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然而却显得如此虚无缥缈。
记忆会随时光流逝而忘却,感情亦如是,当初失去爱人的悲痛如今亦已淡化。这是无可奈何,纵然如此,他不愿意亦曾忘记过她。
在火刑的那天,自己大喊的话,她听见没有了呢?
他忽然想起了她说过的话。

“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哦,明年初夏的时候,大概就开花了吧……”
当自己好不容易找到她时,那个人曾用沾着泥巴的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刘海凌乱地被汗水黏在了额前,脸上挂着好看的笑容,高兴地对他说。

现在正是初夏。

4.
书生喘着粗气,匆匆忙忙地来到了这后山,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
鲜花遍地盛开。
在随风摇曳的鲜花中,他仿佛听到了那个人柔和好听的声线,还有她模糊的,朝思暮想着希望再看一次的轮廓。
他奋力地伸出手想要拥紧她,然而双手却直接穿过了她,她笑着对他摇了摇头。
这只是我残留的执念罢了,你碰不到我的。
那个时候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哦,我亲爱的傻瓜。

我也爱你啊。

5.
“啊呀,真的十分对不起,这种类型的故事不仅常见,还非常沉闷呢……”
说书人笑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嗯?你问那个书生怎么了?嘘,只告诉你的哦。
他啊,成为了一个说书人,到处给别人讲故事,但这个不称职的说书人呢,永远都只有一个故事可以讲。

那就是,一个俗套的,名为花夏的故事。
end

评论

热度(2)